盐城射阳县现塌方式腐败:7个月10名官员被查

中国青年网   2015-07-28 08:10:29
         分享到: 更多

  开业一年多后,豪大大鸡排店的老板娘周林娣发现鸡排卖出去,换回的却是一块鸡肋:不仅投资没收回,连保本都困难。

  35平米的鸡排店位居射阳县老城区中心,一座新耸起的名为恒隆商业广场的一楼,临街———三年前,这块县城最抢手的地皮破土动工时,县四套班子领导齐来庆贺,宣称要将这里建成新的城市名片和商业地标。彼时,和周林娣一起抢占门面的商户们笃信:这是个难得的风水宝地。

  但丑闻却很快传来———几乎在这片城市广场拔地而起的同时,一批官员倒下了。

  这是一连串拔出萝卜带出泥的官场“大塌方”:仅从去年3月起的7个月内,包括原县委书记、县长、县委常委、人大副主任、住建局局长、原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在内的10名官员先后落马,尽管案情至今没有公开,但从南都记者获得的确切信源看,诸多要员的落马与这宗地块的开发商有关。

  鸡排店和恒隆广场的众多商家没有等来预想中的客流,而影响并非仅来自与腐败相关的瓜葛,在原县主要领导被带走后,其“拍脑袋”留下的广场后遗症也为当地带来反思。在全国近年“打虎拍蝇”的洪流中,江苏射阳成为继山西之后另一个“塌方式腐败”的县区样本。

  “风暴”

  “转正”数月县长与原县委书记同一天被带走

  “徐超被带走时,整个人都瘫了。”2015年7月的一场台风过后,东临黄海的江苏省射阳县,一位政界人士回顾当地另一场风暴的细节时称,盐城市原政协副主席、曾任射阳县委书记的徐超在见到纪委人员后,两腿发软,被后者从办公室架走。

  这是2014年5月4日下午。同一天傍晚,原射阳县长田为友也被上门的纪委人员带走。次日,江苏省纪委监察厅官方网站“清风扬帆”发布消息称,接受调查的徐超、田为友均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起初,由省纪委官网发布的上述通报,因在徐超的职务表述中提到“原射阳县委书记”(该处表述现已删除),当时坊间普遍猜测,徐超的问题很可能与其在射阳县任职有关。

  公开履历显示,徐超于2007年11月至2012年6月任射阳县委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此后调任盐城市政协副主席、党组成员。田为友2011年起任射阳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2014年1月当选县长,其出事离“转正”仅3个多月。

  “盐城人大网”至今还挂着田为友2014年1月24日当选射阳县长时发表就职讲话的报道———“我感到十分荣幸、十分激动,这是全体代表和全县人民对我的信任和重托……时刻自重、自警、自省,树立为民、务实、清廉形象”。

  据射阳当地一位官员透露,徐超是江苏滨海县人,田为友来射阳之前曾在滨海县担任多年县委常委、组织部长,两人私下里曾互称乡友,关系较为亲密。

  盐城市政协一人士则透露,出事之前的徐超早有预感,其实际已被监视居住一个多月。此前其弟、弟媳均已被带走调查。南都记者获取的一份可信信源也显示,徐超的弟弟徐海峰,早在2014年3月20日便被盐城市公安局监视居住,事由为涉嫌诈骗。

  一个月后的4月26日,徐海峰被正式刑拘,案由此时变更为涉嫌利用影响力受贿。徐超被纪委人员带走一星期后,徐海峰被批准逮捕。

  彼时,徐海峰身份为盐城市第八中学总务处主任。“徐超的弟弟被当地人称为‘地下组织部长’,许多买官卖官都由他弟弟收钱,所以从他弟弟入手是一个突破口。”接近案件人士这样告诉南都记者。

  案件的随后走向,也证实了之前外界的颇多猜测。2014年11月25日,盐都区法院经审理对徐海峰作出一审判决,以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6年。

  徐被认定的受贿等金额共计107万。其中多笔涉及为射阳当地老板承接工程,及为当地官员在提干提拔、调整工作岗位上“给予帮忙”。

  南都记者获知其中几起确信已查明的“交易”:2011年,时任射阳港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某副主任为请徐海峰帮忙提拔为政府办副主任,送一万元;2012年,时任射阳县四明镇某副镇长为请徐海峰帮忙提拔为副书记,送两万元;2013年,射阳县某村支书为请徐海峰帮忙提拔为副科级干部,送存有10万元的银行卡一张。

  法院人士认为,徐海峰的诸多受贿事实,均利用其兄徐超担任射阳县委书记的影响力。而徐超本人在这些交易幕后扮演了何种角色,目前尚不得而知。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编辑:莫小羽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新华报业网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