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江苏 > 江苏时政 正文

遭遇雪崩 常熟一登山者珠峰遇难

新华报业网-扬子晚报   2015-04-27 07:07:27
         分享到: 更多

  他曾和王石一起登玉珠峰,被称“女子登山队的男队员”并不准确

 
戈振方
 
 
常熟登山者戈振方不幸遇难。图片由十一郎提供  

  新华报业网讯 昨天,噩耗传来,来自江苏常熟的登山者戈振方在登珠峰的过程中,恰遇尼泊尔强烈地震,不幸遇难。

  昨晚,扬子晚报记者联系上了曾经和戈振方一起攀登过玉珠峰的著名登山爱好者十一郎。十一郎昨天一整天都在关注着戈振方的消息,关注着前方山友的情况。十一郎告诉记者,虽然只和戈振方共同登过一次山,但低调、随和、稳重细心的戈振方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殷小平 薛马义 周晓青

  他经验丰富

  根据央视有关珠峰南坡的最新伤亡信息显示,中国三支队伍,由宋玉江和李建宏带领的队伍全体安全。由麦子带领的中国首支女子登山队中,一名男队员(即目前确认的戈振方)和两名夏尔巴人遇难。中国女子登山队队长玛丽亚姆(麦子)和队员柳青,在珠峰南坡雪崩中被气浪激起的飞石砸伤,出现了骨折的情况。

  戈振方当年曾细心救战友

  十一郎和戈振方虽然只是在2001年共同攀登过玉珠峰,之后再也没有一起共同奋战的经历,但那次经历却给十一郎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十一郎回忆,当时他是作为深圳登山队的一员去攀登玉珠峰的。当时他们登山队一共30人,到了玉珠峰之后,兵分两路,其中24人去了玉珠峰南侧,他因为2000年的时候已经从玉珠峰南侧登顶过,所以就和另外5个人去了玉珠峰北侧,打算从北侧登顶。当时,戈振方并不属于任何登山队,属于“散户”,于是就和其他一些“散户”一起,加入到了深圳登山队的队伍中,一起组成了北侧登山队。

  十一郎介绍,那次登玉珠峰应该是戈振方第一次攀登6000米以上高山,但他却像一个老登山队员一样稳重。而且戈振方还用自己的细心和果断营救了深圳队的一名队员。

  十一郎回忆,那是在4月底,当时北侧登山队第一小组率先登上了最后一个突击营地,戈振方也在其中。当小组其他成员再次出发时,戈振方提出来,自己感觉有点累,想歇一歇,等第二组上来后再一起走。于是,他就又回到帐篷里,结果发现帐篷里还有一名深圳登山队队员睡在那儿,这位名叫“旗手”的队员意识模糊,已经出现了脑水肿的症状,如果不赶紧抢救,很可能生命垂危。戈振方当机立断,追上已经出发的第一小组,让他们赶紧下撤救人。他和第一小组以及后来上来的第二小组队员一共8个人,分成两组,轮流抬着“旗手”下山。经过18个小时艰苦卓绝的抢救,“旗手”被及时送到格尔木入院治疗并脱险。

  曾和王石一同从北侧攀登

  戈振方曾和王石等在2001年于玉珠峰北侧一同攀登。此后,戈振方一直没有停止攀登的脚步,不曾想,这一次他不幸遇难。

  在得知戈振方遇难的消息后,十一郎和他以前深圳登山队的队友们心情都很沉痛:“我们都不敢相信,这么好的一个人,老天怎么就舍得这么将他带走了呢。”

  在十一郎的印象中,戈振方很低调、很随和,但却不是那种很闷的人,他很有想法,和大家在一起,非常能聊得来,很有亲和力,“总之是非常非常好的一个人,大家都喜欢和他在一起。”

  十一郎告诉记者,当年被戈振方营救过的“旗手”也听说了噩耗,非常沉痛,他们深圳登山队的队友们昨天一直在相互联系,商量着怎么为戈振方做点事情。

  十一郎说,他们有人已经和戈振方的家人联系上了。戈振方的爱人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尽早将戈振方的遗体带回老家。

  “现在来看,要将戈振方遗体带回来难度不小。”十一郎介绍:“地震之后,运力有限,直升机肯定要先救援伤者和被困者。就算运下来,运到卢卡拉或加德满都,遗体的保存也是个难题,很多殡仪馆都被震塌了。”

  他特别低调

  出门登山都是“悄悄走”

  4月25日尼泊尔8.1级地震引发珠峰南坡雪崩,造成多名登山者遇难,其中一名中国籍男性登山队员的身份已被确认,是来自常熟的登山爱好者戈振方。记者了解到,戈振方是常熟市古建筑公司的项目经理,有数次8000米以上山峰的攀登纪录。

  常熟就他一个“山友”

  昨晚,记者辗转联系到戈振方生前好友章力,他表示,自从下午从腾讯新闻获悉好友不幸遇难的消息,一直不敢相信。章力是摄影爱好者,他与戈振方相识于2008年。章力介绍说,戈振方为人特别低调,不张扬,平时交往不多,只通过电话相互问候,每次戈振方登山回来,会和好友们碰个头聚一聚,主要分享一下在登山过程中拍摄的照片。朋友们多次建议戈振方,登山时候带上一个专业相机,以免辜负了难得的景色。

  章力告诉记者,在常熟,从事登山运动的只有戈振方一人,没有其他同伴。他的“山友”以深圳、北京为主,苏州也有一两个。在章力看来,戈振方应该算是半专业的登山运动员,因为他曾经有过3次8000米以上山峰的攀登经历。

  对意外看得很坦然

  据了解,2002年—2003年期间,戈振方曾经两次攀登新疆喀什的慕士塔格峰,海拔为7509米。“第一次在距离峰顶200米左右的地方,他感到身体不适,然后返回,”章力说,之后戈振方又再次登顶。

  戈振方每次出门登山都不会提前告诉朋友,总是悄悄地走,回来的时候大家才知道。章力告诉记者,尽管戈振方有着丰富的登山经验,但登山始终是一项高危运动。戈振方时常和好友们分享“山友”对山难的看法。“对登山途中发生的意外,戈振方看得很坦然,”章力说,他认为都是命运的安排,事实上,这么多年来,戈振方经历过好几次死里逃生的时刻。戈振方认为,长眠在登山路上,是他们这群登山爱好者们的幸运。

  家人今天接他“回家”

  26日晚10点,中国蓝天救援队苏州分队队长马龙告诉记者,戈振方的家人今天赶到加德满都,接他“回家”。目前戈振方的家人已办理好去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的手续。据了解,目前戈振方已经从遇难地点被直升机送到了加德满都。可能要在当地火化后,骨灰将被家人带回常熟。

  扬子晚报记者 周晓青 薛马义

  他不是“女子登山队的男成员”

  在尼泊尔强烈地震的消息传出后,十一郎一直关注着珠峰登山者的安危,特别是中国队员们的健康状况。

  和女子登山队选了同一家探险公司

  十一郎告诉记者:“今天上午还说中国登山者虽然有人受伤,但无人遇难,但到中午,传来的消息就说有人遇难了。”

  “听到有人遇难的消息之后,我们圈子里都很担心,就一直在排查,大家都通过各种渠道和前方联系,其他人都联系上了,最后剩下来的就是戈振方了。”

  在戈振方遇难的消息中,都将他称作“女子登山队中的男队员”,对此,十一郎认为不准确:“珠峰的登山活动大多是交给探险公司去操作的,麦子(网名)她们几个组成了‘中国女子登山队’,这个队伍和戈振方这次登珠峰选择的是同一家国内探险公司。但不能因此就说戈振方就是女子探险队的一员,这种说法欠妥。”

  遭遇雪崩其他队员也受伤

  从目前反馈过来的信息看,戈振方是遭遇了地震引发的雪崩,雪崩所袭区域位于崩塌冰雪造成的昆布冰川和基地大本营之间。雪崩发生后,石块和巨大的雪崩呼啸而来,非常危险。女子登山队几个人中,麦子、柳青、雅玛桑还有一名队员骨折,Ada、博士和子君头部受伤,其他队员都有不同程度的受伤。

原标题:

编辑:廉昕朦、王瑶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新华报业网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