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南通 泰州 扬州 盐城 宿迁 淮安 连云港 徐州 高新区
您当前的位置 :江苏 > 人文 > 美文 正文
色难·再忆母恩
新华报业网   2015-03-11 11:00:36   [发表评论]

  一日,我漫不经心地躺在沙发上调换着电视频道。外面阴雨绵绵、昏天暗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抬眼,是母亲在梳妆台前涂涂抹抹,准备出门。她且忙着,但嘴没歇息,絮叨着“天天浪费时间…还不去写作业…以后没出息可别后悔…”诸如此类的话。顿时,我的心情烦闷到了极点!有人说:“讨厌一个人的时候,她所做过所有令你心烦的事都会涌现脑海。”此时,我脑海中正如走马灯般回放着与母亲的种种不悦,小到撅嘴撇头独生闷气,大到吵架摔门离家出走…。母亲如经文般的碎碎念,好比火上浇油,我已然怒火中烧。 “妈妈出门了,你好好看家,谁来敲门都别开”。“知道了…我都这么大了…”我语音未毕,剩下的话就被“砰”的关门声给打碎吞回肚子里。还没来得及生气,只听哗啦啦一阵钥匙响,门又开了一条小缝,“对了,别老看电视了,赶紧做你该做的事去。”此刻我捂紧双耳,连眼都不愿抬,只咬牙切齿地挤出一个音节——“嗯。”怀着焦躁的情绪便也不想再接触这繁杂喧嚣的世界,于是我关去电视,径直走进了书房。

  随手翻起了桌上的《史铁生文集》。忽的看见其间有一篇散文,名为《秋天的怀念》。“我”双腿瘫痪后,脾气暴怒无常,母亲总悄悄躲出去,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听着动静,当“我”平静后她又悄悄进来,眼边红红的问“我”去不去赏花,而“我”每次都会歇斯底里的拒绝。但那时“我”并不知道她的肝病已到了那种程度,她甚至常常疼的整宿翻来覆去睡不着。终于有一天,“我”看到母亲那憔悴、央求的表情,同意第二天去赏花。母亲喜出望外,高兴得像个小孩。可就在这天,当她又悄悄地出去后,却再也没回来。“我”永远也没有想到那会是永远的诀别。

  我想那时史铁生定是万分悔恨在心,明明母亲即将实现心愿,却就这样永远的错过了赏花,若是以前没有拒绝或是早些实现母亲的小小期望该多好,至少母亲不会抱着如此遗憾而去。可惜没有如果。如此为史铁生惋惜的我心中不禁萌生这样一个疑惑——倘若我的母亲也如史母那样不再回来将如何?我不禁被自己这个迸出来的想法惊讶出一身冷汗。

  我突然出乎意料地平静了下来。我试着问自己,倘若我也遇到那种情景,到那时,我会痛会哭吧?是留下悔恨的泪水?恨自己没有好好珍惜与母亲相处的时间?恨自己没能让母亲看到自己功成名就的那一刻?恨自己没有好好对待母亲?恨自己总是惹母亲生气?并且恨以往每一个生母亲气的自己?!而现在的我便是那些以往的自己之一。这样想着,我不禁开始为之前对母亲的不耐烦而愧疚。

  她是为我好,这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我甚至知道她为了帮助我突破学习上的瓶颈而四处搜集、整理有益的学习方法,为了我能生活得更好即使再累都努力工作,为了不让我担心而隐瞒自己肾上的肿瘤,直到她手术成功摘除后才让我知道。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是我从小就知道的——母亲,她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既然如此,我又为何要做出那些令母亲伤心难过甚至生气的事?子夏问孝,子曰:“色难。有事,弟子服其劳。有酒食,先生馔。曾是以为孝乎?”

  “色难”。这似乎是个很好的解释。但它不能再继续成为今后的借口。因为,我不能让母亲在今后的某一天也成为那样抱憾而去的“史母”,而我,也不能让自己成为在失去后才懂得追悔的“史铁生”。想通了。整个人似乎舒畅了不少,之前的焦躁也早已一扫而光。

  门响了,抬眼,是母亲些许疲惫的身影。“妈妈,欢迎回家”我微笑着说。母亲愕然的瞥了我一眼后便立马转过头去,却依然无法掩饰眼中的点点晶莹。

  其实,我只懂得也只需懂得一件事:对我而言,没有母亲的世界简直无法想象。我,要好好守护这有着母亲的世界。

  湖南雅礼中学  王玥然

 
  相关新闻:
  
 
长江年龄多大?2300多万年!
长江年龄多大?2300多万年!
南京五大蔷薇观赏地大搜罗
南京五大蔷薇观赏地大搜罗
幕府山江边将建150米高达摩像
幕府山江边将建150米高达摩像
鸡鸣寺内药师塔曾在电视剧中“扮演”雷峰塔
鸡鸣寺内药师塔曾在电视剧中“扮演”雷峰塔
南京老明信片中藏神秘“金陵一景”
南京老明信片中藏神秘“金陵一景”
本报简介| 集团导航|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联系我们|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版权所有:新华报业网
技术支持:江苏新华报业网
  新华日报报业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