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江苏 > 新华名专栏 > 还原真相 正文

谨防“知识壁垒”假信息唬人

新华报业网-新华日报   2014-06-29 07:52:14
         分享到: 更多

  “医生列车救人非法”谣言为何众人信——

  新华报业网讯  昨天上午8点零4分,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官微就“网传医生列车救人被认定非法行医”发表声明:“南京市雨花台区法院以及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从未受理过被告为李芊,或任何医生在列车上因救人而引发的诉讼;经从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官方网站核实,该院没有姓名为李芊的执业医师。”一锤定音,将网上盛流12小时的谣言“扑杀”。

  “为了澄清事实,6月27日晚,市区两级法院几十名法官几乎一夜未眠。”南京中院宣传处长赵兴武告诉记者,前天晚上8点多,微信盛传医生口吻讲述的“事实”:“北京大学第三人民医院妇产科执业医师李芊,在火车上帮助南京一孕妇生下孩子,孩子后来被诊断为羊水吸入性肺炎。李芊一审被南京雨花台区法院认定为非法行医,要求赔偿新生儿住院费等近1.5万元。南京中院二审后维持原判。该案于6月23日已经向社会公告。”

  有鼻子有眼的该微信,狂转后瞬间引爆网络。仅到27日晚12点,谴责南京法院的评论超过23万条。赵兴武说,市中院连夜组织立案庭、民一庭法官,从立案、审理、审判三个环节,对全市所有法院已审、再审案件逐一排查,一直到28日凌晨3点排查完毕,也没发现此案。同时,从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证实“查无李芊”,才郑重发出辟谣“声明”。

  昨天上午9点,北三院总值班李医生向本报记者透露查询细节:除按工资表排查妇产科人员,还请院教育处彻查来院的培训生和进修生,均无所谓“李芊”之人。随后,该院也发微信辟谣。

  谣言生成—迅速辟谣—舆情平息。按常规,该事件已画上圆满句号。但在南京大学舆情教授、法学博士陈堂发眼里,“这事并不那么简单”,一个明显违反医学、法律常理的帖子,为何让数十万网民“坚信不移”?一夜之间发酵成全国热点?这又给今后舆情处置带来哪些警示?

  “这是一条含有‘知识壁垒’的谣言,更具欺骗性。”陈堂发分析说,在社会分工高度精细时代,包含密集专业性、知识要素的信息,即便是虚构的,与一般性内容的虚假信息相比,往往更难识破。因为知识本身足以构成“壁垒”,这种壁垒形成特有的话语权,让普通人容易盲从轻信或望而生畏。“这也是知识等于权力的本质所在。”下转A3版

  上接A1版该谣言的逻辑“卖点”是:执业医师只能在注册地行医,火车上施救等于“异地行医”,违反国家《执业医师法》,属于“非法行医”,理当追究。“其实,医生包括公民紧急救护是人道义务,哪是赚钱的‘行医’?”他说,卫生部2010年《关于医师执业注册中执业范围的暂行规定》第五条规定:对病人实施紧急医疗救护,不属于超范围执业。“可有几个网民会去查法条?”

  “该谣言不仅有‘医学壁垒’,还有‘法律壁垒’,让人更加莫衷一是。”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李建明说,该网帖把完全不同的行政执法与民事、刑事搅在一起,至少有“4个漏洞”:

  一是非法行医罪的主体是不具有医师职业资格的人,即使执业医师在执业注册地范围外行医,只要不以牟利为目的,就不可构成该罪。而《执业医师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对急危患者,医师应当采取紧急措施进行诊治;不得拒绝急救处置。连紧急避险的损害,都不承担法律责任。

  二是非法行医罪是刑法罪名,一审法院怎么可能依据非法行医,判决民事赔偿责任呢?

  三是民事赔偿案件当事人可以委托代理人,但不存在辩护律师。

  四是二审判决后,绝不可能重新申请行政复议;司法可审查行政行为,而行政复议绝不可能审查司法行为。

 [1] [2] 下一页
编辑:莫小羽、王瑶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新华报业网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