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
您当前的位置 :江苏 > 苏州 正文

殡葬工:我的字典里没有再见

中国江苏网   2014-03-21 12:50:26
         分享到: 更多

□苏报通讯员 徐 敏 苏报记者 雪 冰

中国江苏网3月21日讯 昨天,市殡仪馆开展第二届“公众开放日”活动,16名市民代表来到这里,与殡葬工作“零距离接触”,感受他们的别样人生。“我们应该向殡葬工人致敬,他们从事的工作真是太伟大了!”座谈会上,有市民代表感慨地说。

艰辛

现在高层多,电梯小,棺材放不进,20多层楼都得走楼梯抬下来。遇到老城区,车开不进,只能把棺材沿街抬出来。

【遗体美容师:怀孕照样进冷库】

上午7点刚过,市殡仪馆各个班组的工作人员已陆续到岗。“规定每天早上8点上班,但为了不让丧户久等,我们都提前45分钟到岗,全年如此。”服务班班长王震义说。

服务班是殡仪馆最艰苦的工作岗位,负责遗体进出冷库、化妆、整容、穿衣等多个与遗体“亲密接触”的工作环节。全班11名工作人员中,女同志顶了半边天,每天处理遗体40具左右。

“80后”小汪是一名新生代的遗体美容师,在这个特殊岗位上,干得出奇地投入。一次,一个年轻妈妈车祸身亡,被送到殡仪馆时,头部完全破裂,腿部断裂,浑身是血,惨不忍睹,家属极其悲痛。小汪默默地端来温水,跟着师傅用纱布轻轻地擦洗逝者身上的血迹,然后一针针地缝合。在做面部整容时,她认真比对逝者生前照片,慢慢修饰。整个过程师徒足足干了六个小时。家属看到逝者遗容变得红润自然,连声致谢。

小汪的认真感动着每一名家属,但对于自己,却“吝啬”得让人心痛。去年,小汪怀孕了。但尽管遗体进出库时,冷气温度达零下18摄氏度,她照进不误;有的遗体重达100公斤,她跟同事一起配合着抬运; 有的遗体带有传染病,她采取全部防护措施在工作。

尴尬

最让火化工杭云明难过的是,每次女儿问起“爸爸在哪上班”,他就黯然神伤。

【火化工:不敢参加婚礼喜宴】

9点多是遗体火化高峰时段,要火化的遗体被陆续送进火化间。在火化间,记者看到,这里共有12个火化炉,10名工作人员,设备和工作人员每天都是满负荷运作,没有停歇的时候。火化工除了完成遗体火化,还要确保捡骨灰、整理、装盒等一系列程序准确无误。

杭云明是一名火化工。当一具遗体推到炉口时,他总是轻轻地俯下身子,小心翼翼地将逝者的头部和四肢扶正,再细致地为逝者整理好衣衫鞋帽,轻缓地将遗体移动到炉板上。他慎重地按下那枚小小的控制按钮,随即向逝者鞠躬致意。

“工作上的苦不算苦,生活中的苦才叫苦。”杭云明说,火化工毕竟是与亡人打交道的工作,许多人认为他们的工作不吉利、晦气,所以,他不与人握手,不与人说再见。最让他难过的是,每次女儿问起“爸爸在哪上班”,他就黯然神伤。

殡葬工人一辈子很少接到几张婚礼请柬,即便接到了,都自觉地不参加,礼钱就托人捎去,怕去了主人心里不舒服。遇到不熟悉的人问自己的工作单位,殡葬工人大都说在民政局工作。

心声

希望通过“公众开放日”这样的活动,能在市民和殡仪馆之间搭建一个良好的沟通桥梁,也希望殡葬工人有朝一日能像白衣天使一样受人尊重。

【接运班:20多层楼上抬下遗体】

中午12点,记者敲开接运班的门,办公室里空无一人。正当记者准备转身离开时,接运班班长张卫元刚吃完饭回办公室拿业务单子。

接运班共有工作人员16名,负责全市遗体接运工作,每人每天要开车200多公里接运遗体,基本没有时间坐下来歇息。特别是值夜班的两辆接运车,几乎整个晚上都在外面跑,“丧户有需要,我们都是随叫随到。”

遗体搬运看起来是挺简单的工作,其实做起来难度不小。现在高层多,电梯小,棺材放不进,20多层楼都得走楼梯抬下来。遇到老城区,车开不进,只能把棺材沿街抬出来。高温天气不用说,冬天也要冒一身汗。一次,一具遗体已经僵硬并散发恶臭味,在不足30平方米的房间里,家什、物品杂乱不堪。当工作人员掀开被子时,只见逝者遗体已经蜷曲,身上、席子上满是污物,发出的恶臭让人想吐。但接运工不能退缩,而是强忍恶臭,不慌不忙清除逝者身上的污物,布片换了一块又一块。由于遗体僵硬,搬运工用热布焐暖逝者腿部,待僵硬的腿部柔软后,慢慢帮助伸直,再轻手轻脚地把遗体抬到架子上,搬出老小区的窄巷子……

“谁也不愿到这里来,谁都不得不到这里来。这里不欢迎你,但这里会善待你。”市殡仪馆党支部书记、主任张寿根介绍说,希望这次活动能在市民和殡仪馆之间搭建一个良好的沟通桥梁,也希望殡葬工人有朝一日能像白衣天使一样受人尊重。

编辑:莫小羽、王瑶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新华报业网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