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南通 泰州 扬州 盐城 宿迁 淮安 连云港 徐州 高新区
您当前的位置 :江苏 > 人文 > 大家 正文
我的父亲母亲
新华报业网-新华日报   2014-03-06 09:14:16   [发表评论]
 
傅抱石与妻子罗时慧上世纪三十年代摄于南昌  

  昨日再现

  我母亲罗时慧是我父亲傅抱石的学生。母亲在学校非常调皮,父亲可能很喜欢母亲的这种性格,就追求她。父亲常常到母亲家里去给我舅舅讲故事,补功课,讨好母亲。父亲家境困难,就借了一张存折,上面有一千大洋,给外公看。外公对父亲印象一直很好,但是担心他太穷,看到存折,加上我外婆的力促,就同意了父亲的求婚。外公对父亲特别关照说:我的这个女儿除了是个人以外,什么也不会,你要一生照顾她。

  后来家里的事情虽然是母亲管,但有两件事一直是父亲帮母亲做,一个是叠被子,一个就是帮母亲捶背。母亲原来一点不会做饭,但后来父亲的饭菜全是母亲张罗,即便有了保姆,母亲也会亲自下厨为父亲做饭做菜。

  母亲十分可爱,特别是她的幽默诙谐,为大家所喜欢。母亲的鼻子大,用我们江西话说,就是“鼻子大,心不坏”。有个算命先生给母亲算过命,说母亲的鼻子是福相,嫁了秃子会长头发,嫁了穷人会发财。大凡她跟父亲吵嘴,就会一边打自己的鼻子,一边说:“把鼻子打掉,把鼻子打掉。”意思是不再让父亲有好运气。

  1931年8月的一天,徐悲鸿到南昌小住,父亲去江西大旅社拜访他。隔日徐悲鸿到父母住处回拜,当场画了幅《鹅嬉图》见赠,画面上是只大白鹅,头顶一抹朱砂,引颈向天,红掌下几茎青草。父亲用别针把它别在中堂画上,然后送徐先生回旅社。母亲在等父亲回来的间隙,临摹了一幅,意犹未尽,在青草地上又加了一只大鹅蛋……次日清晨,记者涌进家里,昨日他们没带相机,今日赶来拍画。母亲把自己临的画拿出来,一位记者惊叫起来:“昨天未见有鹅蛋啊,今日倒下了一蛋,神了!”母亲抿嘴一笑:“张僧繇画龙点睛,破壁而去;大师神手画鹅,昨日肚里就有了,一夜过来,自然生下了。”记者们为母亲的乱真之作和幽默风趣大为倾倒。

  有一天,父亲回到家里,帮佣的人告诉他,有个王先生等你好久了。父亲过去一看,那人戴着瓜皮帽,留着小胡子。父亲问,您是哪位?这位先生说:“我认识你好久了,你怎么不认识我呢?”父亲愣在那里,怎么也想不起来。结果王先生噗哧一笑,原来是母亲装扮的。母亲的幽默名声在外,许多画商、古董商都说,画家太太中,傅抱石太太是天下第一。他们看到母亲往往比看到父亲还要高兴。

  母亲还用各种各样的方言说相声。侯宝林等老先生非常喜欢我母亲。我和母亲到北京去,侯宝林来看我们,跟母亲聊天,聊着聊着,忽然就笑翻了天。母亲一辈子最喜欢的就是幽默、有趣,因此对人的评价就是:这个人幽默,那个有趣。从前客人上门,不是先打电话预约,而是直接闯门。客人闯过来了,一看到父亲在家,有的就不敢进来;要是父亲不在家,客人来得反而多,因为跟母亲聊天聊得特别快活。反过来,父亲在楼上画画,除了要紧的人,他实在不太愿意放下手中的笔。有时母亲让父亲下来,说谁要见他一下,父亲就会非常懊丧地叹一口气。到了吃饭的时候,父亲就会说,今天的事没做完,对不起这杯酒啊。而一旦母亲跟客人聊得兴起,父亲就有空画画了,这如同救了父亲一命。

  父亲和母亲也吵架,偶尔还吵得很厉害,大都是为了孩子的教育问题。父亲喝酒是越喝越认真,越喝越严肃,母亲一般不喝,偶尔抿一口。一旦这样的情况出现,他们之间十有八九就会发生口舌,这时母亲就拎着皮包出门,说我要学娜拉出走……说归说,吵归吵,两人之间绝没有猜忌、怨恨,始终有沟通,所以母亲不止一次跟我舅舅说,你们夫妻俩是破坏性的安静,我们是建设性的吵架,越吵越好,越吵越有深度。

  母亲是父亲心里的第一人,父亲一出门,就开始给母亲写信。在日本留学时,父亲差不多隔天写封信,不论什么细节,比如新居里家具的位置,比如与朋友相聚时各人的座次,等等,都会写信告诉母亲。后来,在与江苏画家作两万三千里旅行写生,也是日日或隔日写信。同去的年轻画家中有一位新婚者,也只写了十来封,父亲却写了三四十封。父亲无论是出差还是出国,总是精心为母亲挑选衣物,而且只为母亲一个人买。在罗马尼亚商场里,父亲为母亲挑大衣,竟找了身材与母亲相仿的女售货员左试右试,才买下来。

  父亲与母亲之间好像有说不完的话。父亲住在楼上,母亲住在楼下,晚上,母亲总要端一杯茶送父亲上楼睡觉,过一会儿,父亲送母亲下楼来,可他们说着话,不知不觉地,母亲又把父亲送上去了。他们常常这样楼上楼下送来送去,我们看在眼里,在旁边笑个不停。

  父亲有个自定的规矩:如果不是出差在外,一定给母亲做寿,买东西,然后给母亲画张画,他自己则从来不做寿。

  父亲是1965年9月底去世的。那年夏天,他出差湖南,血压高得不得了,跟随父亲一起去的学生写信告诉母亲,说晚饭时傅公喝了很多酒,尽管很晚了,但仍说今晚有件事不得不做,这一天是母亲生日,他要给母亲画一张很漂亮的扇面……

  傅益瑶

 
  相关新闻:
  
 
长江年龄多大?2300多万年!
长江年龄多大?2300多万年!
南京五大蔷薇观赏地大搜罗
南京五大蔷薇观赏地大搜罗
幕府山江边将建150米高达摩像
幕府山江边将建150米高达摩像
鸡鸣寺内药师塔曾在电视剧中“扮演”雷峰塔
鸡鸣寺内药师塔曾在电视剧中“扮演”雷峰塔
南京老明信片中藏神秘“金陵一景”
南京老明信片中藏神秘“金陵一景”
本报简介| 集团导航|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联系我们|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版权所有:新华报业网
技术支持:江苏新华报业网
  新华日报报业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