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南通 泰州 扬州 盐城 宿迁 淮安 连云港 徐州 高新区
您当前的位置 :江苏 > 人文 > 人文地理 正文
流转光阴里的市井记忆
新华报业网-新华日报   2014-02-13 09:41:08   [发表评论]

  茶馆、澡堂、书场、戏院,凝结着人们共同的都市记忆。马年新春,记者走进城市角落里行将消失的老茶馆、老书场、老浴室和老戏院,寻找记忆的碎片。这些烙印着旧时光的市井社交场所,最大的共同点就是大众化、平民化,显示出细微琐碎却丰富生动的生活肌理。岁月和现代文明磨蚀着市井文化,但它们依然是人们集体记忆深处的珍贵底片。

  老茶馆:茶水里咂摸出人生百味

  “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摆开八仙桌,招待十六方。”这是老茶馆最贴切的写照。溧阳市戴埠镇,有这样一爿原汁原味的老茶馆百家塘。粉墙斑驳,两进老式木结构平房,里面十多张桌子,配着老式条凳。茶水间一座七星灶台已有百年历史,灶眼下炉膛互通,前面烧水后面保温。7个灶眼上,7把茶壶一字排开,呼呼地冒着水汽,茶水间一片氤氲。

  老茶馆主人吴德松,拎起热气腾腾的茶壶在高高矮矮的茶桌间穿行,一边为客人续水,一边和天天见面的老兄弟们聊着家常。茶客都是周边的老人,不顾天寒地冻,每天天不亮就赶来,花一块钱沏上一壶,喝到没了茶味才肯离去。

  老茶馆不像新式茶楼,摆出一副“幽人品茗”的高大上,它是市井的社交场所,熙来攘往,好不热闹。会朋友、谈生意、打牌搓麻、相亲见面、看书读报、听评书、晒太阳、捏肩膀、挖耳朵……三五老友围坐在一起,山海经、烦心事、天下新闻、段子笑话……全都在这一壶乾坤里。空气中,茶香、烟味和隐约的霉土味、草灰味交织弥漫在一起,低沉的交谈声、寒暄声、咳嗽声和壶水烧开的咕噜声此起彼伏。据说,抗战时期地下党也在此接头。

  茶馆是风生水起之处,也是云开雾散之地。除了喝茶,还是调解民事纠纷的好场所,民间称为“吃杠茶”。村民因为造房子、兄弟分家、打架吵闹等起了争端,便请上地方上的“大先生”(即有权威、声望好的人)上茶馆评理,理多理少、理直理屈就在茶客品评中渐见分晓。

  吴德松的这爿茶馆是祖父留下的。他祖父在晚清时期就开茶馆,直到81岁辞世。如今吴德松也是70多岁的人了,他那茶壶里煮着的,是百年来脉络清晰的文化印记。吴德松和茶馆是茶客们生活的组成部分,那些每天准时到来的面孔是吴德松最大的寄托。有时候,老茶客迟迟没露面,吴德松从不打听,他心里明白,人们面对的是相同的归宿。“老兄弟们一天天少了,前几年还有百十人,现在只有五六十人了。”至于茶馆还能不能传下去,老人神色惘然。他有两个儿子,一个承包100多亩农田,另一个承包60多亩农田,还有个小型粮米加工厂,忙得不可开交,收入也不错,没兴趣接手茶馆。老人一声长叹, “我现在就是为了陪着那些老兄弟。”

 
  相关新闻:
  
 
长江年龄多大?2300多万年!
长江年龄多大?2300多万年!
南京五大蔷薇观赏地大搜罗
南京五大蔷薇观赏地大搜罗
幕府山江边将建150米高达摩像
幕府山江边将建150米高达摩像
鸡鸣寺内药师塔曾在电视剧中“扮演”雷峰塔
鸡鸣寺内药师塔曾在电视剧中“扮演”雷峰塔
南京老明信片中藏神秘“金陵一景”
南京老明信片中藏神秘“金陵一景”
本报简介| 集团导航|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联系我们|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版权所有:新华报业网
技术支持:江苏新华报业网
  新华日报报业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