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江苏 > 新华名记专栏 > 峥嵘记录 正文

他们,为什么背着吉他流浪

新华报业网-新华日报   2013-12-08 15:43:41
         分享到: 更多

  都市丛林的华灯下,听异乡人在歌唱

 
 
配图:本报记者 万程鹏 摄

  

  峥嵘记录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在都市丛林中,下班族步履匆匆,会突然听到街边路口传来歌声,循声而去,终于发现:一把吉他、一台电音箱、一架话筒、一个歌者。

  在南京的长江路、珠江路闹市区,在南京大学、南京师范大学高校后街,这样的歌声时常响起。

  歌者们称自己为“流浪歌手”。他们多是异乡人,漂泊而来,他们是谁?他们为什么要歌唱?他们又将向哪里去?

  仰望星空,

  也要脚踏实地

  头戴鸭舌帽,脚穿帆布鞋,嘴上叼着一根只剩半截的烟,这是流浪歌手沈兆明出场的标准装扮。略带沙哑的男声唱出朴素清新的民谣,观众不时把5块、10块放入他面前的琴包里,显然,这个男生唤起了很多人的梦想:背着一把吉他,踏上梦想的旅行。

  沈兆明1985年出生,来自哈尔滨,家境不错。“稳定的生活对于我来讲没有意义,我从那样的生活里面看到了死亡。”不安于现状的沈兆明做过五六种工作,他说重复做一件事情让人烦躁。

  沈兆明不顾家里的反对辞去工作,揣着跟朋友借来的500块钱,踏上了流浪的路途,先后去了西北和南方11个城市。

  他很享受这种白天旅行、晚上唱歌的生活方式。晚上挣的钱只要够第二天的食宿开销,就让他很满足。

  为了省钱,食宿选择最低标准,温饱就够,经常是六七块钱的一碗面就打发一餐。“做流浪歌手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浪漫,因为还得要为生计奔波,你得琢磨着今天挣的钱够不够明天的开销,这样就会有压力。仰望星空,也得要脚踏实地啊。”

  在拉萨,沈兆明预算资金不足,只好厚着脸皮向旅店老板赊账,没想到老板痛快地免了一天的房费,原来他也经常听沈兆明唱歌。

  出来大半年,家里一直催着回去,但是沈兆明用关机和换号码表示抗议,“我知道这样做不太好,但是有的事情你现在不去做,以后你就去不了了。顾虑太多,你就永远生活在顾虑中。”

  弹唱10年,

  寻找音乐梦想

  “我在街头唱歌已经10年了。我今年33岁了。”赵锋,流浪歌手里“骨灰级”人物,提起赵锋,周围的朋友都带着一种景仰的神情。

  一头卷发、黑框眼镜、牛仔裤和板鞋,这让赵锋看起来像个大学生,但是眼角的皱纹却透露出一些沧桑。“之前一直都在外面飘,现在年纪大了,想着该干点什么了。”

  赵锋说的“干点什么”指的是,在南京他和朋友组了一个乐队,准备做原创音乐。尽管初中未毕业,但赵锋却有着不一般的音乐天赋,通过自学掌握了谱曲的技巧和方法。在赵锋租住的小旅馆里,记者看到床上散落的乐谱,上面记录着他灵光一现蹦出来的旋律和歌词。

  赵锋花了4000多元请人编曲并进录音棚录制了三首歌,在旅馆的小隔间里用手机放给记者听,其中一首歌叫《走自己的路,唱自己的歌》。

  如何能做流浪歌手10年之久?赵锋露出依稀落寞的神情:“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不少人羡慕但又不会去尝试的生活方式。许多人羡慕我们边走边唱,却不知道我们住40元一晚的旅店,吃6块钱一顿的快餐,看得见的是听众扔钱,看不见的是城管驱赶和小流氓的勒索。遇上天气不好或者身体不舒服几天不唱,明天的房钱可能都没有。但是,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虽不能大富大贵,但是无拘无束。”

  尽管并不在意太多的世俗规矩,但赵锋仍逃脱不了“三十而立”的压力,他渴望向自己的父母亲朋证明自己,而音乐是他最大的可能。赵锋梦想着有一天像“旭日阳刚”“西单女孩”一样成名,要干出点成绩。“闲下来,会想很多事,什么时候能出名?什么时候能找到归宿?什么时候能孝敬父母呢?”

  边走边唱,

  我要到处看看

  晚上6点半,流浪歌手李恒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他音准很好,天生一副好嗓子。1米7左右,身材偏瘦,弹唱的样子颇有几分“文艺范”。

  出生于1991年的李恒有个大他两岁的哥哥,父母都是农民,家里经济条件不好,哥俩先后奔赴天津打工。在大城市李恒第一次看到吉他并为之着迷,“当时工资500块一个月,我买吉他花了400块,第一次花这么多钱给自己买东西。”

  学会吉他的李恒尝试着在街头弹唱,开始了白天上班晚上唱歌的生活。虽然十分辛苦,但收入颇丰。

  “我米线店一个月工资2600,卖唱平均每个月3000多,一个月总共能有五六千,平时吃住都在店里,所以都存下来了,2011年是挣钱最多的一年。”

  这一年,李恒带着打工加唱歌挣的几万块钱回到家。“到家了就把好几沓钱搁在桌上,我爸妈都吓着了,问我是不是犯了什么法。”

  李恒唱歌赚钱的消息迅速传遍村里,而整个村几乎没有人看过吉他。许多邻里让李恒唱几句,李恒索性抱着吉他和音箱爬到房顶,开着音箱吼起来。“那感觉,太爽了!整个村都听我唱歌。”

  李恒和哥哥的钱凑一块,给家里盖了新房。“村里人都说我们家孩子有出息,我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原先村里我们家最穷。”

  2012年春节后,李恒辞掉工作流浪旅行,一路经过5个城市抵达南京,下一站目标是云南。“不能一步到位,体验的是路上的过程。”对于未来,李恒的目标明确而又模糊:给家里赚钱,同时要多走走看看。

  (本报实习生 黄蒙 本报记者 沈峥嵘)

编辑:廉昕朦、王瑶  
  相关阅读: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新华报业网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