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江苏 > 新华名记专栏 > 峥嵘记录 正文

我慢慢懂得,父亲内心的大爱

新华报业网-新华日报   2013-10-13 08:03:29
         分享到: 更多

  ——与“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兰辉之女面对面

  峥嵘记录

  昨天,新华社发出消息:中央组织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公务员局决定,追授兰辉同志全国“人民满意的公务员”荣誉称号,习近平总书记等中央领导同志作出重要批示,要求深入学习宣传兰辉同志的先进事迹和崇高精神。

  2013年5月23日下午,四川省北川羌族自治县原副县长兰辉到曲山镇检查乡镇道路和安全生产,下车换药时意外坠崖不幸离世。而就在此前不久的阳春三月里,女儿曾用手机定格兰辉的一个灿烂微笑,成为埋藏在她心底的又一个永恒记忆。

  10月9日晚,正在南京大学商学院读大三的兰欣怡,点开这张照片,在回忆里勾勒父亲的轮廓。

  最难忘:“和爸爸唯一一次看日出”

  兰欣怡至今记得,小学二年级的一天凌晨,父亲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带她爬山看日出。当红彤彤的太阳忽地跳出地平线,她被眼前的景色深深迷住了。途中欣怡不小心被荆棘刺了手,父亲小心翼翼地帮她拔出刺,又把脏东西用嘴吸了出来。热爱文艺的兰辉从小培养女儿在舞蹈、音乐等方面的兴趣。“在书房里背对背,我练琴他研究电脑,他一发觉我想偷懒便回头提醒。我那时很调皮,但就怕爸爸那张黑着的脸!”

  兰欣怡三年级那年,兰辉任北川县政府办主任,陪家人的时间越来越少。“正一起吃饭,爸爸常常接了个电话就走,甚至连春节也很少在家。”小欣怡把“黑脸”记在心里,小升初以北川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入绵阳实验中学。初中三年,父女二人以短信和电话延续着交流。“他也不像我小时候那样严厉了,在我不顺利的时候总鼓励我‘尽力就好’。”

  2011年,兰欣怡以北川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南京大学。兰辉破天荒请了一周的假,和妻子一起送女儿上大学。有了微博,欣怡想父亲了,就@“曲山兰辉”:“你已经很久没同我交流过咯。”兰辉回复问“姑娘你可好”?欣怡来一句:“脸上长痘,嘴角生疮,无颜见人,心有戚戚。父亲大人可好? ”欢笑犹在眼前,如今慈父已逝!

  最担心:“震后一周才见到父亲”

  2008年汶川大地震,北川县是重灾区。兰辉妻子周志宏靠爬天然气管道捡回一条命,在绵阳市区上学的兰欣怡也幸免于难,母女二人慌乱中发现怎么也找不到兰辉。

  原来地震发生时,兰辉正在曲山镇东溪沟村考察工作,为了安全转移被困的近200名群众,他冒雨在当地指挥了整整两天。母亲、嫂子和妻弟一家都在地震中遇难,兰辉来不及寻亲人的遗体,丢下一句“如果我没了,请告诉我的家人我在哪”,便投入到救援工作中。

  震后一周,灰头土脸、憔悴不堪的兰辉才“从天而降”。“当时母亲的手臂伤得几天抬不起来了,可一看到父亲,她竟蓦地举起双臂抱住父亲哽咽地说,‘老公,你终于回来了!’而父亲也紧紧抱住了母亲。”兰欣怡记得,父母都很传统,平时连走路都一前一后的,这种感情流露还是第一次见到。

  今年4月11日生日那天,兰辉怀着内疚和深深的思念,在“北川吧”里写了《怀念母亲》一诗:“白炽灯下,飞针;纳慈爱于千层鞋底;直到2008五月十二;行千里行万里;四十八年游历;终究回到原地;在思念挤满望乡台时;您凝视襁褓中的我”。兰欣怡越发懂得,对亲人的爱,是爸爸心里最柔软的部分,内敛却饱满。

  最遗憾:“父亲欠我来日方长”

  地震后,兰欣怡有时一个月都很难见到父亲一次,即使回来他也累得不想多说话,兰欣怡便经常发短信提醒父亲注意休息。高中三年,任北川羌族自治县副县长的父亲也越发忙碌了,“他基本上每年都得住一次院,听母亲说,其实他身体已经释放信号了,可他总说,忙完这阵子就好好休息。”

  泡一壶清茶、看日落晚霞、游历山水胜地,这是兰辉和家人聊天时憧憬的退休生活,然而已永远无法实现。“和爸爸有很多约定,也常常一延再延,我以前总想,来日方长,谁知道……”欣怡的眼圈红了,但硬忍着没让眼泪流出来。

  “父亲原来为我取名‘馨逸’,取自《陋室铭》‘斯是陋室,惟吾德馨’,希望我一生德馨安逸。后来改为‘欣怡’,也许是希望我不管经历什么都要坚强快乐。我相信,父亲一直在天上看着我,我也该珍惜过好每一天,以此告慰父亲。”欣怡仿佛一夜间成长。

  最释然:“父亲的爱给了那么多人”

  今年5月23日下午,正在上课的兰欣怡突然接到一位阿姨的电话:“我来接你,我们马上回北川……”虽然内心有不好的预感,但直到看见裹着白被单的父亲,欣怡仍觉得这只是一个太不真实的噩梦。

  追悼会上,1000多名北川人自发赶来,泪眼婆娑送兰辉最后一程,久久不愿离去。“爸爸是个好人,是个一心付出不求回报的好人。”兰欣怡开始明白爸爸每天那么忙碌的意义所在。

  9月25日,兰辉同志事迹报告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北川羌族自治县县委副书记李斌回忆,“兰辉每次下乡,总要到敬老院看一看,到困难户家里走一走,查查房屋是否漏雨,摸摸被子是否暖和,看看米桶还有多少米。看到谁家有困难,他总会帮一把。在北川,许多群众有他的手机号码,有问题一个电话找来,他都一一记录,不厌其烦地帮助解决。”“兰叔叔帮助我实现了创业梦,给了我第二次人生。”北川“可乐男孩”杨彬说。

  欣怡作为报告团成员讲述她心中的父亲。9日夜晚,欣怡对记者回忆当时的心情,“第一次将自己挚爱的父亲,与‘伟大’相联结。我也越来越明白,父亲内心深处所寄托的理想与大爱,他的足印、生命,已融入北川的青山绿水。”

  (本报记者 沈峥嵘 杨频萍 本报实习生 王甜)

编辑:廉昕朦、王瑶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新华报业网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