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开篇:踏访张謇强国梦痕 再续民族复兴宏愿

中国江苏网   2013-07-01 15:57:11
         分享到: 更多

  中国江苏网7月1日讯 160年前的今天,江苏省海门厅长乐(现改为常乐)镇西市一户农商宅院里传出一声嘹亮的啼哭,一个新的生命呱呱坠地。由此,张謇这个名字,追赶着中国早期现代化进程的脚步,镌刻在历史丰碑之上。

  这个名字对南通太重要了。他这一生,为我们留下丰厚的精神财富和物质遗产。怀抱“实业救国”的壮志,他兴办了20多个企业,创办了370余所学校,几乎凭一己之力改变了南通的命运。没有哪一个人对一个城市的贡献能与他相提并论,这在中国城市发展史上绝无仅有。如今的通扬河,依旧用它低缓的语调向人们叙说一百多年前那个清冷的夜晚,张謇先生与友人商讨筹办大生纱厂的情景。走进唐闸镇“1895历史文化街区”,如同跨过一扇厚重的历史大门,那些保存完整的中国近代工业遗存正抖擞精神,展示重焕青春的身姿。

  这个名字太响亮了。孙中山先生当年接见他的儿子张孝若时说:“你父亲在南通取得了实际的成绩。”胡适称他是近代中国史上一个伟大的失败的英雄:“他独立开辟了无数新路,做了三十年的开路先锋,养活了几百万人,造福于一方,而影响及于全国”。中国地质事业奠基人丁文江拿他与美国总统罗斯福作比:“美国总统罗斯福死后,凡反对之者,无不交口称誉。今张先生死,平日不赞成他的人,亦无不同声交誉”。上世纪50年代,毛泽东主席在与黄炎培、陈叔通等人谈及我国民族工业发展时说,“轻工业不能忘记张謇”。当代学者章开沅先生也指出:“在中国近代史上,我们很难发现另外一个人在另外一个县办成这么多事业,产生这么深远的影响。”由于他在南通的特殊地位,他的名字与南通紧紧联系在一起。中华书局1936年出版《中国百名人传》,起首人物是黄帝,压轴人物乃张謇。

  华夏是一个爱追梦的民族,南通是一个放飞梦想的地方。我们的祖先6000余年前踏着洪荒芜草,追逐着太阳一路由西向东,在黄海之滨停下脚步,以麋鹿为伍,与大象作伴,辟荒榛莽草,筑干栏式茅棚,刀耕火种,男耕女织,创造了代表当时中国最先进水平的“青墩文化”。我翻阅过青墩遗址出土文物图录,试图从干栏式建筑里寻到建筑铁军的踪影,在刻有五等分圆的陶豆柄上发现教育之乡的思想痕迹,在陶纺轮的转动中看到纺织之乡发展轨迹。我看到,从青墩遗址到中国近代第一城,其间有一根一脉相承的纽带,张謇和他所创下的业绩,就是这根纽带上极其重要的一个环节。

  在濠河之畔,我曾经站在大型壁画《强国梦痕》前久久凝望,我想透过画面,拂去历史的烟尘,去寻觅张謇追梦的足迹。凝望既久,渐渐地,我听到1899年版的大生纱厂第一声机器轰鸣,听到1901年版的通海垦牧植棉号子,听到1903年版的师范学校朗朗读书声,听到1904年版的天生港码头汽笛长鸣,听到1905年版的港闸公路上汽车喇叭鸣叫,听到1906年版的育婴堂婴儿啼哭,听到1919年版的伶工学社学员的吊嗓之声。依稀中,我穿越百年时空,向着中国第一所设有本科的女子师范学校、第一所纺织高等学校、第一所水利专门学校、第一所独立设置的盲哑学校……走去。

  诸葛亮一生常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勉励自己,千余年来,这句话,凝结成为一种民族精神,感动和激励了无数华夏后人,张謇先生的一生就是这种民族精神的体现。在海门常乐镇张謇纪念馆,我看到一张照片,这是他一生中最后一张工作照,很感人。照片的背景是滔滔的长江,江畔的工人正用塘柴木垫沉石筑楗,分煞水势。满头白发的张謇身体微躬,双手拄着拐杖在筑楗现场。让我们把时光倒流到清代末年吧,那时,长江下游深泓北移,造成通州江岸大面积倒坍,大片农田化为乌有。为此,张謇以私资聘请荷兰、瑞典、英国、比利时等国著名水利专家勘察江堤,制定保坍方案,并于1911年成立保坍会。经过十多年努力,筑楗18座,使沿江岸线趋于稳定。1926年8月1日,已感身体不适的张謇仍冒着酷暑与工程师一起到保坍工程现场视察,终因劳累过度身体不支而病倒,23天后的8月24日中午,张謇永远阖上双眼,为他一生画上英雄而悲壮的句号。

  蓦然,我想起我国最早的神话故事《夸父追日》,“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夸父在追日的途中渴死,最终完成他追求光明、追求梦想的英雄形象,他的手杖变成一片桃林,为后来追求光明者解除口渴。面对这张照片,我们不能不把张謇比作追日的夸父。他的一生,是追梦的一生。梦从江海平原起步,又在江海平原歇脚。他的业绩,泽被后人。当你携着家人,在博物苑草坪上看孩童翻滚嬉戏;当你邀约好友,到濠河博物馆群徜徉漫步;当你隔着师范学校的校墙,听悠扬琴声远远传来……也许,你并不一定意识到,你正沐浴在历史的辉煌里。追梦的脚步在时间里沉淀,它会成为更加现实的存在;时间的脚步在追梦中永恒,它将成为更加宝贵的回忆。

  夸父在追日中倒下了。张謇在追梦中远去了。带着“不幸而生中国,不幸而生今之时代”的无奈,带着“即此粗完一生事,会须身伴五山灵”的夙愿,长眠在城南啬园内,陪葬他的是一顶礼帽、一副眼镜、一把折扇、一对金属小盒子,分别装着:一只根牙,一束胎发。

  张謇,一介爱追梦的书生而已,然而,就是这样一群以他为代表的书生,前赴后继,共圆民族复兴之梦。就在他离世前夕,在天津塘沽的永利碱厂走出了创业以来的冬天,生产出合格的纯碱,当时在亚洲还是第一家,对张謇怀着敬意的晚一辈实业家范旭东为此欣喜不已。也就在他谢世不久,几年前曾在南通亲聆老人教诲的四川青年卢作孚,迎来了一个极为重要的日子,他手创的民生公司第一艘轮船正式在川江上航行,中国民族航运之梦就从这条“民生号”起航。

  有人类生活的地方,就有梦想飞翔。前辈先贤追梦的脚印犹存,新的追梦者又迈开追梦的步伐——带着先辈前贤未尽的梦想,带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愿!

  踏着张謇先生追梦的足迹,于是,我们出发了。

编辑:廉昕朦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新华报业网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