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江苏 > 新华名记专栏 > 峥嵘记录 正文

苏州神探:让指纹“开口说话”

新华报业网-新华日报  2012-06-29 08:04:40
         分享到: 更多
 
“神探”严方在仔细比对指纹。沈峥嵘摄

  正如不存在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世界上也没有完全相同的两枚指纹。小小一枚指纹,是无意触碰留下的印记,还是隐藏着血腥大案的信息?它就像一个洞悉一切却又讳莫如深的密码。而严方,就是破译密码、让指纹“开口说话”的人。

  ——记者手记

  他,1米76的个子,外貌清秀,性格沉稳而内敛;他一来到犯罪现场,连那些侦破高手们也都会毕恭毕敬招呼一声“‘科学家’来了”;他突然用拳头用力一捶桌子,同事们就满心欢喜——疑难的指纹比对,有戏了!而他的工作难度,往往和他指间香烟的烟灰长度成正比:有时长达2厘米了,对面的同事小方就会轻声提醒:嗨,严哥,要烧到手指了!

  他,就是严方,今年33岁,苏州市公安局虎丘分局刑警大队一位年轻的“老”技术员。从警11年来,他通过指纹比对,侦破各类刑事案件3500余起,其中命案、大要案200余起,被大伙儿称为“不出枪的神探”。

  我们的价值:让证据“开口”说话

  2001年从江苏警官学院毕业后,严方就一直从事指纹比对工作,而当年在苏州警界同批从事这项工作的如今仅余两人。一份外人看来枯燥无味、“没有前途”的职业,严方愣是干出了兴趣、上了瘾。

  刑警大队技术中队早晨9点上班,但严方8点半就来了,还利用午休时间去比对,星期天也常加班。“照理说,严方如今也算是警界名人了,可这样的习惯依然没变。”苏州市虎丘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吴晓对记者说。

  “犯罪必留痕,而指纹是重要的证据,我们的价值,就是尽快、准确地让证据‘开口’说话。”严方始终记得10年前一位老百姓不留情面的一句责怪。2002年3月1日,狮山派出所抓获一名入室盗窃嫌疑人,但因缺乏现场痕迹物证,嫌疑人最终被放了。受害人夏家浜村民李阿姨气愤地说:“要你们警察有什么用!”听了这句话,正在派出所协同破案的严方像被人狠狠地掴了一巴掌。“有时候比对得灰心了,这句话就神奇地出现在脑子里,逼自己再试一次、再试一次……”

  2002年4月17日,高新区东吴胶合板市场发生一起凶案,严方和其他技术人员第一时间来到现场勘查,内心受到极大的震撼。“这是我工作后遇到的最惨烈的一起案件,客厅里都是血,母亲、外公、儿子、保姆四人全部被杀,一共被捅92刀,儿子手指也被砍断……”尽管现场警察谁也没多说一句话,但每个人都在心中默念:“一定要抓到凶手!”

  从当晚22时到次日18时,大家连续工作20小时没合眼,可现场勘查仍未取得实质性进展,案件侦破一时陷入僵局。憋着一肚子气的严方,此时再次回过头来,对整个现场进行勘查研究,终于在外围现场找到一枚完整的指纹,并连夜进行比对,为最终认定并抓获犯罪嫌疑人、成功破获这起命案奠定了坚实的技术基础。

  每天比对指纹300份:成功无捷径

  “用一个词形容你的工作?”“枯燥。”严方脱口而出。

  “指纹比对,有点像钓鱼,你甩的杆越多,钓的鱼就越多!”严方平均每天比对指纹300余份,这个数字让人咋舌。“我们几乎不与外界接触,每天坐在电脑前的时间超过8小时。看累了,眼睛疼了,就抽支烟,给自己一点小鼓励。”

  “虽然枯燥,但这绝对是个瓷器活——犯罪现场留下的,大多是残缺指纹、模糊指纹、变形指纹,特征点很难辨认和比对,好多都是假特征,一旦陷在里面就走进死胡同了。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自己动脑、用心去发现和锁定,最终答案没有‘好像’‘疑似’这样的字眼,只有‘确定’。”

  严方的身上总会带着一个小本子,及时记下一些和技术工作相关的只言片语。只要一有空,他就会把这些东西分门别类地整理出来,时不时翻看;时间长了,同事们都知道严方身上有本“破案秘笈”。

  “神勤细巧深”,是严方摸索出来的“五字工作法”。他对记者解释:“神,要有良好的工作态度;勤,要勤快;细,要细致,甄别真伪,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巧,要下功夫,但也要想点子找方法;深,拓宽思路,要钻研,心得会越来越多!”

  这么多年里,正是凭借这5字,严方在物证世界里攻破了一道道难题,为侦破一个又一个大要案提供了准确证据。

  2011年12月,公安部下发的一份协查通报中显示,一名河南籍犯罪嫌疑人极有可能在江浙一带流窜作案。严方在苏州的犯罪嫌疑人信息库中进行信息比对,并未发现其踪迹。

  按理说,此时严方已经完成了份内的比对任务,但他偏偏“爱管闲事”,又将协查通报中的信息同浙江的犯罪嫌疑人信息库进行了比对。“就是他!”当电脑上跳出比对成功的信息后,严方兴奋得跳了起来,就这样,从浙江这起盗窃案件找到了嫌犯。但严方并没有就此停下手中的鼠标,又调出河南等地的信息库,成功锁定又一起入室抢劫医院案件,而此时早已过了午饭时间。

  停不下的奔跑:只为痴迷

  严方在这个岗位上一呆就是11年。刚工作的时候,他一年才比对成功30个;而现在,他一年通过物证系统破获各类案件可达429起,占全市刑事技术痕迹破案总数的20%。

  11年里,各项荣誉接踵而来。2009年5月,苏州市公安局成立“严方工作室”,这是该局首次以刑侦民警名字命名工作室。2011年,他被省政府授予“省先进工作者”称号,2012年又被授予“全国优秀警察”称号,入选“江苏好人榜”。

  可他依旧忙着勘查现场,回到小小的办公室安静地比对指纹,每天300个的量丝毫不减。6月18日,记者见到他时,他的右小臂缠着白纱布,“修车的时候被热气灼伤。”即便这样,他仍用左手拿着放大镜坚持比对,甚至通宵值班到次日上午8点才回家。“我们私下都说他‘痴’,可学不到痴迷,肯定成不了他。”“严方工作室”里拜他为师的技术员方绍波对记者说。

  11年里,每天的生活如此程式化,有没有疲劳感?严方笑言:“不疲劳是因为不允许疲劳。经验是把双刃剑,过分相信依赖自己的经验,很危险。因为似是而非会造成冤假错案,后果不堪设想。”

  细看严方的眼睛,沉静温和却闪烁着锋芒。就是这双眼睛,令犯罪分子无处遁形,而其通向的心灵深处又何其安静——“干我们这行,必须心静。心不静,即便坐在这里,也看不到些微的异同。”

  他话语不多,不善言辞。可世界上就是有这样一种人,看似沉滞、甚至木讷的外表下,内心深处往往蕴涵了一种巨大的能量。

  本报记者 沈峥嵘 高坡 李仲勋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新华报业网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