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南通 泰州 扬州 盐城 宿迁 淮安 连云港 徐州 高新区
您当前的位置 :江苏 > 人文 > 大家 正文
只闻高富帅 难得真善美
新华报业网-新华日报   2012-04-19 08:54:27   [发表评论]

  一个“白富美”跟她“高富帅”的未婚夫一起旅游,在船上爱上了“吊丝”画家。船撞冰山,“吊丝”为保护“白富美”死了,最后“白富美”和“高富帅”分别逃生——这是网友总结的电影《泰坦尼克号》的故事梗概。不要惊讶,这就是时下流行文化的解读。14年前的震撼场面、感人爱情还有优美音乐都没有变,变的只是观众的欣赏角度。可是,究竟发生了什么,让“白富美”、“高富帅”和“吊丝”这种话语体系,充斥着网络,重新诠释着这个世界?

  据说“吊丝”是百度贴吧的产物,最早出现在李毅吧。如今这个吧和足球运动员李毅已没太多关系,变成了网友谈天说地的场所。至于“吊丝”,则是一些身份卑微、生活平庸、未来渺茫、感情空虚、不被社会认同的年轻人自嘲式的称呼。这种没有目标、缺乏热情、希望获得认可却又不知怎么做的心态,激起了大多数网民的共鸣,于是“吊丝”这个群体不断发展壮大。而“高富帅”和“白富美”,望文生义,则多指有钱有权又长得漂亮的群体。在“吊丝”看来,这些人高不可攀,纵使“吊丝”对“白富美”死心塌地,但“高富帅”一出,“吊丝”还是无解的。

  毫无疑问,这种概念群体的产生,有其现实土壤。新闻里经常出现官二代富二代,他们炫富、飙车、口吐狂言,这让围观发帖的普通网民,愤恨之余,不免顾影自怜。

  工作中,公务员考试曝出丑闻,萝卜招聘天才官员,让苦苦努力的人羡慕嫉妒恨;生活中,费尽心思追求的“女神”只是把你当备胎,相亲时问有多少存款、“住的小区停车费多少”,自然也让许多没有经济基础的年轻人望洋兴叹。

  当这样的舆论一再被放大之后,某种原本不存在的群体界限就产生了。“吊丝”们是社会评价体系中的失败者,“高富帅”和“白富美”们则是令人羡慕的成功人士。但这两种群体之间,其实并不存在斗争。遇到“高富帅”和“白富美”,“吊丝”们甘拜下风,不战而退,继续以“吊丝”自居,脸上挂着抽筋式自嘲的笑容。

  励志故事从来都是一个时代一个社会的必需品,可如今,小人物成为大英雄的故事,不见得那么招人喜欢了。比如饱受“代笔”质疑的韩寒,就在微博上感慨,“我是纯正的上海郊区农村‘吊丝’,无权无势,白手起家,本以为自己是一个很励志的‘吊丝的逆袭’的故事,却硬要被说成一个经过多方神秘势力包装的惊天大阴谋。”

  而当远赴美国留学的中国学生遭遇枪杀,媒体们着重着“死于宝马车”的字眼,网民们争论着他们是否为“富二代”,这种关注点令人心寒。抹杀普通人的努力,无中生有地想象、污蔑,这样的心态已成为网络空间乃至现实社会一种普遍的疾病。有网友就提出,“他们不是不知道宝马车里的不是富二代,他们是不愿承认宝马车里的不是富二代!因为一旦承认了这点,他们就会陷入另一个纠结:为什么同样不是富二代,有的人坐在宝马车里,有的人坐在网吧的电脑前?”

  而那些符合“高富帅”或者“白富美”条件的人,不见得愿意被划入这些简单的范畴,因为一旦被这么称呼,就好像无形中与普通人隔开,成为某种不劳而获高高在上的群体。其实很多“高富帅”和“白富美”,都是通过自己的打拼,获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不是“高富帅”或者“白富美”这三个字就能概括的,他们的人格、品德和能力,可能才是最值得学习的。

  可惜,“吊丝文化”中的“高富帅”或者“白富美”,都是紧紧围绕“富”这个中心的。所以纵使杰克占了高和帅两个优点,但因为是个穷人,就不可避免地被称为“吊丝”。

  在这种唯利是图的心态下,同样是三个字,“真善美”,已经销声匿迹很久了。当偶像剧被演绎成女“吊丝”搭上“高富帅”这样一个赤裸裸的金钱交易时,女主角善良美好的品质被忽略了。幸好这种网络亚文化,都只是过眼云烟,幸好还有很多年轻人,知道自己真正要的是什么。“我不是白富美,所以不要高富帅。我要‘真善责’。真:对人对事真诚、诚信;善:善良,有爱心,会扶老奶奶过马路;责,有责任感,敢担当,纯爷们……”网名为“32号我嫁你2012”的王小姐在微博上这样描述自己的征婚要求。

  英国小说《简爱》里的一段经典对白,值得我们重温,不管社会如何进步,有些道理早就说过——

  “难道就因为我一贫如洗、默默无闻、长相平庸、个子瘦小,就没有灵魂,没有心肠了?我的心灵跟你一样丰富,我的心胸跟你一样充实!要是上帝赐予我一点姿色和充足的财富,我会使你同我现在一样难分难舍,我不是根据习俗、常规,甚至也不是血肉之躯同你说话,而是我的灵魂同你的灵魂在对话,就仿佛我们两人穿过坟墓,站在上帝脚下,彼此平等——本来就如此!”

  本报记者徐宛芝

 
  相关新闻:
  
 
南京老明信片中藏神秘“金陵一景”
南京老明信片中藏神秘“金陵一景”
六合农民画,一曲田园牧歌
六合农民画,一曲田园牧歌
可怜一片桃花土
可怜一片桃花土
独特民俗留住了高淳古戏台
独特民俗留住了高淳古戏台
黄胄还驴债
黄胄还驴债
本报简介| 集团导航|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联系我们|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版权所有:新华报业网
技术支持:江苏新华报业网
  新华日报报业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