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江苏 > 新华名专栏 > 新华关注 正文

薛姐"跑路",楼市民间融资困局谁解

新华报业网-新华日报  2012-03-01 08:08:43
         分享到: 更多

  南京六合区一开发商“跑路”事件余音未了,当地又传来了一家涉嫌给开发商高息融资的担保公司老板失踪的消息,而个中留下的思索,远远超越了事件本身。

  “财大气粗”的担保公司老板蒸发了

  南京新街口商贸世纪广场20楼A1-A5,是“江苏薛氏高盛信用担保有限公司”的办公所在地。此前,公司口碑良好,行内小有名气。然而,令众多债权人未料的是,他们信赖的公司董事长“薛姐”1个多月前失踪了,债权人的银行卡上再没收到薛姐打来的利息。

  2月29日中午,记者来到“薛氏高盛”办公地,几百平方米的办公场所外观气派,仍有多位员工在办公,表面并无异常。不过有员工告诉记者,董事长薛燕目前确实联系不上了。“2月10日开始,就陆续有债权人上门来讨债,但这是老板的私人债务问题,公司有专人在新大都大厦16楼接待债权人,我们该上班还得上班。”

  记者事后了解到,这些员工中的不少人也是债权人。薛燕同时向员工募资,从一名员工那里甚至募集了高达1500万元的资金。这些员工留守,也是希望有一天薛燕能返回并退还他们的钱。

  业内人士说,薛燕的融资手笔一向较大,而相当一部分资金都“放”给了房地产项目。

  记者从该公司官网上也看到,业务中的一项即为“房地产贷款担保”。薛燕给债权人的利息一般在月息两分(2%)或者年息30%,最高的则达到年息48%。据粗略估计,融资数额至少3亿元。

  记者随后赶往新大都大厦16楼,只有3名工作人员坐在冷冷清清的办公室里。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薛燕确实将钱主要用在了房地产上。“今天基本没人来要债,因为来了也白来,我们也不知道薛总的去向。”说话间,不停有电话打来,一位工作人员无奈地向对方表示,可以向公安局报案。

  事实上,多名债主日前已向南京市白下区报案。白下区公安局经侦分局相关负责人昨日表示,该案件牵涉面较大,案情复杂,现已展开核查,具体情况尚不便透露。

  担保行成了房地产行业“吸金库”

  记者采访中获悉,当下开发商向担保公司“吸钱”现象十分普遍。即便在苏北的县级小城,也活跃着不少向开发商“输血”的担保公司。射阳一家小担保公司负责人昨天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当地有上千家担保公司,虽然这些公司打的旗号可能是房产中介、代办贷款、信用卡咨询,甚至出国劳务……但核心业务都是放贷。原本一些小担保公司的年息是1分(年息10%),但涉及到房产开发商的,这个数字会有10倍的提升。

  “从去年开始房子不好卖,借钱越来越难了。开发商都盼着今年形势能好转,就不断地向担保公司‘吸钱’,利息高到‘一毛’(年息120%)。这在业内,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很多开发商说拿房子抵押,可有的房子还只是一张‘图纸’。担保公司风险也很大,但有这么高的回报,还是有人在做。运气好,房子盖好,卖出去了,房产商、债权人、担保公司皆大欢喜,大赚一笔;运气不好,房产商、担保公司‘跑路’,债权人急得吐血。”

  省内另一家担保公司的负责人袁佳宏对记者说,他所在的县城也存在上述情况。

  民间融资及房地产信托风险凸现

  记者调查发现,伴随房地产信贷紧缩的持续深入,开发商资金困局凸显。在南京,就连一家名头很响的地产公司现在也不得不向内部员工募资,年利息高达20%。

  昨日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提供的报告显示,2011年以来,开发商资金来源中的国内贷款比重已由1-2月的22.0%下降到1-12月的15.09%;企业自筹资金比重却大幅上升,由1-2月的34.4%上升到1-11月的40.95%。上海易居综合研究部部长杨红旭称,自有资金的主要来源是民间融资或委托银行、证券公司发行信托产品等。

  南京某证券公司透露,他们给六合一家开发商做信托产品,“融资3个亿,我们收1%的服务费”。省内另一家银行透露,他们给镇江和南京的两家开发商做信托贷款,“年利率10.5%,是我们银行的高利率项目”。

  记者了解到,省内房地产信托产品一般委托期限是2年,而开发商多在2010年委托发行信托产品。也就是说,眼下正是不少开发商偿还本金和利息的关口,但时逢楼市低迷,这些钱能不能还出来,令人担忧。

  按照规定,民间借贷利息在央行基准利率4倍以内,法律是保护的,超过4倍,法律不保护。

  担保行的高息,吸引了大批投资拥趸。一位名叫朱晓云的女士告诉记者,她把房子抵押给银行,得30万元贷款,再把这笔钱投向担保公司,减去给银行的月利息,去年净赚8.64万元,相当于县城公务员年薪。此外,有的工业园区企业老板也眼馋高额金融利润,将一部分资金从实体经济拨出来投给担保公司,参与到民间借贷中,到后来干脆抵押厂房,彻底转型做民间拆借贷。

  从开发商“跑路”到担保公司老板人间蒸发,民间融资及房地产信托风险凸现,确实应引起相关部门的进一步重视。 (本报记者 唐悦 周静文 陈月飞 汪晓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