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南通 泰州 扬州 盐城 宿迁 淮安 连云港 徐州 高新区
您当前的位置 :江苏 > 人文 > 传承 正文
在你眼中,我是怎样?
新华报业网-新华日报   2012-02-23 08:18:31   [发表评论]

  “当我加入了校园乐队,在我爹妈眼中,我是涂着油彩的嬉皮士;在我女友眼中,我左拥右抱;在路人甲眼中,我沉迷于吸烟耍酷;在别的乐队眼中,我是跟在婚礼之后伴奏的龙套;在我们的眼中,我是站在舞台上的明星;实际上我每次做的,就是站在路上给同学发招新的传单……”自从果壳网上一位叫“花落成蚀”的网友,发布了这组图文并茂的总结之后,许多玩乐队的网友纷纷表示“中枪”,各行各业的人们也开始争相效仿,套用“当我成为……之后,在父母眼中……在朋友眼中……在路人眼中……自己梦想……而实际……”的模式,出现了IT人士、大学生、设计师等各种幽默版本。一种新的网络语体——“眼中体”就此诞生并流行起来。

  有人率先创造了一种独特的文体,随后被争相效仿成为一种潮流,这样的现象隔三岔五席卷微博。今年虽然两个月都不到,但已经经历了“非凡体”、“生活体”、“德纲体”等几波流行趋势。“眼中体”类似于风靡一时的“咆哮体”,同样是自嘲被人误解,但“咆哮体”单纯用文字表达情绪,而“眼中体”采用拼图的形式,更加直白也更加有趣。

  形式只是“眼中体”流行的一个原因,内容才是它引起共鸣的关键。网友“毛茸茸控猫咪的冷飕飕”贴出了记者版“眼中体”,表面的光鲜、内心的梦想和实际的辛苦形成了鲜明对比,连最近饰演过记者的微博女王姚晨,都忍不住转发评论说“要相信,梦想终会照进现实的!”著名编剧宁财神也亲自动手,用“眼中体”表达自己的心声:“当我决定辞职去当编剧,在爹妈眼中我像一只狗,在老婆眼中我像一只驴,在同行眼中我像只猪,我梦想有狮子般威风,但临近交稿前我就像一只饿狼。”

  就好像相声的“抖包袱”一样,别人眼中和自己梦想中的形象,都只是前期铺垫,最后引出平凡甚至平庸的现实状况,让人忍俊不禁的同时,感慨梦想与理想的巨大落差。做设计师的“我”,可能正被老板教训要把字体放大;学医学的“我”,可能正在背厚厚的专业书;做广告的“我”,可能正在电脑前发呆。有职场观察人士表示,“眼中体”流行的背后其实是白领族群对幸福企业的向往。“大家其实是在宣泄一种压力,表面的风光往往是以牺牲真实生活的质量为代价。”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网友们借“眼中体”宣泄压力自我嘲讽的同时,也在自我鼓励。不管别人对自己是盲目崇拜还是误解鄙视,“我”都怀抱着自己在从事一项高尚且有前途的事业的梦想。网友“我爱PPT”说:“别人眼中的你,并不一定是真实的你;别人眼中的不入流,你用心付出就是上流;别人眼中的苦逼工作,你hold住了就是你的幸福生活。”从事IT职业的黄华也很不好意思地承认,虽然同行都自称码农,但当自己参与开发的软件真的上市时,还是能体会到“乔布斯在苹果新闻发布会上的成就感”。

  除了对自我认知的肯定,“眼中体”的流行,也表达了现代人渴望交流、急需理解的愿望。在南京某高校读博的女生赵景说,一直以来人们对女博士就有偏见,这次“眼中体”出来,就知道肯定有女博士版。看过好几个版本,都很欢乐,而最后回归现实,我们不过和大多数人一样,整天对着电脑写论文、上网。“指望‘眼中体’改变什么,不太可能,但它提供了让人了解自己、同时让我们了解他人的平台,一个版本的‘眼中体’,就是对一个群体的概括。”赵景说。

  一千个读者心目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人在别人心目中的形象也是各不相同。由于成长经历与个人认知的差别,我们最初接触一个陌生人时,往往是凭借有限的经验对这个人下定论。在前苏联经典喜剧《办公室的故事》中,女上司卡卢金娜不苟言笑,职员们背后都叫她冷血动物,而唯唯诺诺的统计员诺瓦谢利采夫,也一直保持着默默无闻的状态。如果不是两场争论,卡卢金娜不会发现诺瓦谢利采夫的机智,也不会逐渐展示出自己女性温柔的一面,最终两颗孤独的心靠在一起。这部“不纯的喜剧”,到今天仍有现实意义。随着技术的发展和对网络的依赖,人们面对面的交流越来越少,很多人只是通过职业、微博、头像来了解别人,这样的“眼中体”往往是一个错误至少是偏颇的表象。

  “你是否有四个模样?一个是在朋友面前疯癫的样子,一个是在恋人面前完美的样子,一个是只身一人时脆弱的样子,还有一个,是在陌生的人群中安安静静的样子。”“凤凰视频”昨日发布的这条微博,也阐释了“眼中体”产生的另外一个原因。人们在社会中扮演不同的角色,不同的角色要求往往会控制他在扮演角色时的表现。所以在父母眼中,孩子的形象总是光鲜亮丽,是自己的骄傲;在朋友和同事眼中,自己的形象就更贴近真实的生活;面对陌生人,则伪装成大众化的模样。

  由此看来,“眼中体”的流行,也是对现代人际关系的一种反思。虽然要求在所有人面前都是一个样是强人所难,但如果我们能尽量少地伪装自己,那么在不同人眼中,我们的形象差别不会如此之大。而在现实生活中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相互理解的融洽,比只能在网络上借着“眼中体”自嘲要幸福得多。毕竟“眼中体”很快会过去,我们还是要在真实的生活中奋斗。

  本报记者徐宛芝

 
  相关新闻:
  
 
南京老明信片中藏神秘“金陵一景”
南京老明信片中藏神秘“金陵一景”
六合农民画,一曲田园牧歌
六合农民画,一曲田园牧歌
可怜一片桃花土
可怜一片桃花土
独特民俗留住了高淳古戏台
独特民俗留住了高淳古戏台
黄胄还驴债
黄胄还驴债
本报简介| 集团导航|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联系我们|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版权所有:新华报业网
技术支持:江苏新华报业网
  新华日报报业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