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江苏 > 人文 > 史海钩沉 正文
中国革命之母:华侨在辛亥革命中的作用
中国网  2011-10-09 10:04:38
         分享到: 更多

  作者: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王杰 广州开发区档案馆田果

  孙中山称“华侨为革命之母”,并非过誉。这是对华侨在辛亥革命中历史地位和作用的高度认知和理论概括。

   一、创建革命团体,组织革命力量

  孙中山的革命活动是从华侨中开始的,革命团体的第一批成员都是华侨。1894年11月,在檀香山华侨何宽的住宅宣告兴中会成立,以“驱除挞虏,恢复中华,创立合众政府”为誓词。第一批参加者有何宽、邓荫南、邓艾泉等二十多位华侨。

  兴中会成立后,孙中山派人到美洲、越南、日本等地发展会员,各地相继建立兴中会分支机构。至1905年同盟会成立,兴中会有姓名可查的会员共有325人,其中华侨和在侨居地入会者占70%,他们包括工人、中小商人和知识分子。

  同盟会成立后,海外华侨以实行赞助中国革命事业,踊跃加入革命组织,同盟会支部和分会在海内外纷纷成立。1906年创建新加坡分支机构,接纳五百多人入盟;1908年秋,又成立中国同盟会南洋支部。

  在美洲,孙中山鉴于华侨众多,同盟会成立前就通过美洲洪门大佬黄三德、英文书记唐琼昌做组织动员工作,统一美洲洪门团体为致公堂。至1910年,纽约、波士顿、芝加哥、旧金山等地相继建立十多个同盟会分会,并成立同盟会美国总支部。与此同时,孙中山同黄三德协商,将致公堂与同盟会合并。

  到武昌起义爆发前,同盟会在世界各地建立起总会和分会近80个,会员约3000余人。凡华侨所到之地,几莫不有同盟会员之足迹。

   二、筹款捐资,赞助革命

  孙中山创立兴中会伊始,就走上了一条以武装反清夺取政权的革命道路。发动武装起义,需要大量的经费来充当军饷和购买武器弹药。孙中山曾多次称赞广大华侨之踊跃捐输是革命经费的主要来源。

  兴中会成立后,孙中山随即筹划第一次武装反清起义。1894年底,孙中山见事机日迫,急于返国,然而两手空空,异常焦灼。这时,孙中山的大哥孙眉便以六七元之价贱售其牛牲一部,以充义饷;檀香山侨商邓荫南也尽变卖其商店及农场,用来充当起义军费。是年12月,孙中山携带筹得的13000元港币的军饷束装归国,策动广州起义。广州起义虽然未发动而失败,但华侨慷慨解囊的精神给孙中山很大鼓舞。

  1907年,孙中山在广东潮州黄冈发动起义,当时的南洋华侨萧竹畸为革命往来奔走,且尽贷其田产,得数千金,借供运动经费。越南堤岸另外一个以卖豆芽为生的华侨小贩,为支持革命,将半生的积蓄数千元捐出,之后还坚持每日都将卖豆芽所得一部分积累起来,用作革命经费。

  据研究,孙中山领导的第二次到第八次武装起义所用经费20万元主要来自南洋华侨。第九次和第十次起义的经费主要靠美洲华侨的捐献。

  黄花岗起义后,海外华侨的捐资运动规模更大,范围更广,款项更多。武昌起义的消息传来,缅甸同盟会立即组织募捐,至11月17日,就捐集港币1万元,汇寄香港《中国日报》社转交孙中山。据统计,辛亥一年,南洋华侨捐助了五六百万元。6月26日,旧金山同盟会与致公堂联合成立了洪门筹饷局,先后到北美14个城市募捐,仅五个月时间,共筹得美金144130元。芝加哥华侨还捐款筹办飞机队。

  南美洲华侨人数虽少,但他们捐资支援祖国反清斗争却十分踊跃。武昌起义爆发后,革命浪潮汹涌澎湃。消息传到秘鲁,秘鲁华侨于10月16日成立筹饷局,四天时间,就收到捐款12535元。

  捐款支持祖国革命的华侨,从富商大贾到一般侨众,阶层相当广泛。海外华侨的捐献是不图丝粟之利,不慕尺寸之位,一团热诚,只为救国,盼望祖国走上民主富强之路。他们所提供的一批又一批巨额经费,给了国内革命以强有力的支持。正是有广大华侨的大力支持和无私捐助,孙中山才得以在不断的起事失败后重新开始,最终取得民主革命的胜利。

   三、投身革命斗争,参加武装起义

  在革命进程中,华侨除踊跃捐款助饷外,还积极参加革命斗争。从孙中山组织革命团体起,直至武装推翻清王朝,期间有不少爱国华侨回国参加武装起义,英勇斗争,捐躯革命。武昌首义前,孙中山直接指挥和发动过的10次武装起义。从组织、发动和参加战斗的人员来看,每一次起义都离不开华侨的大力支持和参与。

  1895年广州起义和1900年惠州起义,是孙中山最早策划的两次武装起义,参加者就有檀香山华侨邓荫南、宋居仁、侯艾泉等人。

  1907年广东潮州黄冈起义和惠州起义,分别是以新加坡华侨许雪秋和邓子瑜所领导的华侨为骨干的武装起义。而1908年广西钦廉起义和云南河口起义,越南、缅甸等地的华侨也起到中坚作用。1908年3月,黄兴以旅越华侨200余人组成中华民国南军,开入钦州发动起义,后因弹尽援绝,退至越南。这些起义虽遭失败,却使民主革命思想在西南各省得到广泛传播,为推翻清王朝的反动统治创造了条件。

  有些革命志士激于义愤,曾多次采取暗杀手段,刺杀清朝王公大吏,借以打击清政府的统治。1910年11月,旧金山华侨邝佐治行刺清朝赴美考察的海军军务大臣载洵;1911年4月,马来西亚华侨温生才刺杀署理广州将军孚琦。

  广州黄花岗起义,被孙中山誉为碧血横飞,浩气四塞,草木为之含悲,风云因而变色,惊天地,泣鬼神,与武昌革命之役并寿。在这次起义中,共有86位勇士为之英勇献身,其中华侨就占29人。南洋华侨工人杜玉兴,随黄兴进攻督署,踊跃争先,击毙清军防营10余人,后与两广总督张鸣歧左翼金邦振交战,金被击毙,杜身中数弹殉难。南洋侨商陈文褒负责在城外发难,当听到城内枪声,便主动冲入城内,猛攻督署,不幸殉难。新加坡华侨李文楷在这次战斗中,率领众人奋力直前,与清军展开巷战,击毙敌人数十人,虽身中数弹,血流如注,仍然奋力直前,最后终因伤重倒地殉难。河内华侨罗联,战斗中担任先锋,转战至小北门时被捕,在狱中,他对前去探视的族弟表示:“吾必舍生取义,望弟能继吾志”。临刑时他高呼:“中国非革命无以救亡,望后起者努力前进!”马来西亚华侨李炳辉,追随黄兴进攻两广督署,踊跃争先,与敌力战,后中弹而殉难。华侨烈士方声洞,在起义前写给父亲的绝笔书中表示:“是以满政府一日不去,中国一日不免于危亡。故欲保全国土,必自驱满始……儿虽死亦乐也。”

  武昌起义的消息传到海外,各地华侨纷纷回国参战。美国华侨购置六架寇蒂(Curtis)式飞机,组成飞机队抵达上海、南京,声援革命军; 暹罗振兴书报社社员200多人返国参战,其中80余人组成华侨炸弹敢死队;澳门华侨卢怡若、冯百砺等人组成香军,响应武昌义举;越南华侨石锦泉组成民军2000人,参加光复广州之役;新加坡华侨许雪秋组织民军,光复潮汕;印尼华侨近千人返国参战。此外,广东普宁、惠州、新宁、四邑、新安、雷州,及福建福州、厦门等地的光复起义,都是华侨同盟会成员直接发动和领导的。

   四、声援孙中山,支持新政权

  武昌起义的胜利,震撼了全国,也惊动着全世界。海外华侨闻听武昌起义胜利的喜讯后,欢欣鼓舞,奔走相告。当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中华民国成立的消息传到海外时,海外华侨更是欣喜若狂,采取各种形式声援孙中山当选临时大总统、祝贺南京临时政府的成立。海外华侨的贺电“为日盈尺”。为了庆祝革命胜利,庆祝中华民国成立,庆祝孙中山当选临时大总统,旧金山举行了盛大的游行。同盟会分会和仰光华侨商务总会不仅联合召开庆祝大会,还选派了三名代表回国参加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的盛典。海外华侨还纷纷发电表示,建设共和,万民有赖,坚决支持孙中山早日北伐,直捣燕京。

  新政权初建,财政窘境是个困扰临时政府的急迫问题。孙中山赴任临时大总统的头一天,还身无分文。当时,帝国主义对南京临时政府在外交上拒绝承认,在财政上也拒绝借款。因此,南京临时政府不但在政治上、军事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而且财政上也极端困难。

  海外华侨了解到南京临时政府的财政窘境,马上捐款支援。缅甸华侨组成“缅华国民捐总局”,发起劝募“国民捐”、“爱国捐”运动,组织募捐小队,沿街逐户上门劝捐;美洲华侨在贺电中告慰孙中山:“闻公被选为中华民国大总统,阖境华侨欢极,庆国得人,齐祝万岁。款继发。”马来亚霹雳华侨的贺电也提到“款明日电付”。新加坡侨商陈嘉庚独捐五万元直接汇给孙中山。总之,在临时政府肇建于南京,财政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广大海外华侨曾给予大力援助和支持。这对当时一贫如洗的新政权来说,犹如是久旱中的及时雨。孙中山当时曾激动地说:海外华侨捐助军饷者,络绎不绝,共和前途,实嘉赖之。

  海外华侨还积极地参政议政,回国参与组织临时政府事宜,服务于南京大总统府及各省政府。此外,还有很多海外侨胞回国投资兴办实业,修筑铁路和开采矿产,从事经济建设。1912年初,马来西亚华侨吴世荣就和归国华侨到南洋募集资金300多万元,准备与上海银行家沈缦云共同组建“中华实业银行”,以推动华侨投资和参加国内的实业建设。

  许多华侨科学家还纷纷回国参加革命,其中最为著名的是旅美飞机制造师冯如。辛亥革命爆发后,为报效祖国,支持革命,冯如带着自己制造的飞机回国,组织飞机侦察队,准备配合革命军作战,不幸在一次试飞中失事身亡,年仅三十岁。

  华侨客居海外,长期遭受种族的压迫及歧视,深感祖国的独立富强不仅是一种民族的自豪,也对自身的地位影响尤甚。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所产生的民族觉醒意识的指引下,积极投身于孙中山领导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他们为革命团体的创建,革命思想的传播,革命经费的筹集,武装起义的参与和筹划,新政权的巩固和发展都做出了不朽的贡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