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江苏 > 新华名专栏 > 零度追踪 正文
汞污染,就在我们眼皮底下蔓延
新华报业网-新华日报  2011-04-18 09:14:28
         分享到: 更多
 

溧水县洪蓝镇的一荧光灯生产企业里,废灯管被扔在碎玻璃堆上。

在仪征泽宇电光源有限公司,一位受雇妇女在铲碎日光灯管。

生产日光灯工厂一角。  陈道龙摄

  新华报业网讯 同属于荧光灯的日光灯、节能灯,里面藏着汞、铅、砷等多种污染的罪魁,其中汞最为凶险:它像会使变身法的“妖魔”,当灯管破碎后,即可在常温下挥发,损害人的肝、肾,破坏人的神经系统。

  在我国特别是在一些大城市,汞污染正威胁着人们的健康。国家规定,生产、销售及使用中产生的废荧光灯管属于危险固体废物,应当回收进行无害化处理。这,为何难落实?居民用坏的荧光灯为何没能回收?记者最近对此进行了调查。

  工厂:令人吃惊的一幕

  3月21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仪征市青山镇的仪征泽宇电光源有限公司,只见公司院内西面围墙边,一位男青年从车间里送来一推车报废的日光灯管,倒在一大堆白色碎玻璃堆旁。一位妇女用铁锹向刚送来的荧光灯管铲去,“嘭”、“嘭”……注入汞蒸气的灯管发出沉闷的爆破声。5分钟左右,100来支灯管全被铲坏。她又用锹扑打那些铲断的灯管,一阵白雾腾起,一股类似漂白粉的味道弥漫四周。

  “为什么打碎它们?”记者问。

  “老板叫的,都是报废品,打碎了才能当作废玻璃卖钱。”她姓李,本镇人。

  该公司总经理介绍说,公司每天约生产1万支日光灯管,报废1000支左右,其中约一半是充气含汞的。“都是打碎当碎玻璃卖的,1吨能卖300元。”

  “打碎含汞灯管没人来管吗?”“我们也与正规的固废处理厂签了回收协议,但收费很高,我们小企业难承受,也就做得不那么规范了。”他讲,附近有4家荧光灯厂,废管都是打碎当废玻璃卖的。

  3月24日至25日,在溧水县洪蓝镇,记者调查了4家生产荧光灯的企业,其中南京瑞甫电真空器件有限公司、“电工牌”荧光灯溧水生产点、海能电光源公司等3家单位,都是把报废的含汞灯管打成碎玻璃的。

  企业为何要打碎废荧光灯管?一位荧光灯厂的员工说,要把报废荧光灯管交给正规的回收企业处理,每吨要付3000多元,还要自备一批密封性能好的铁箱,把灯管浸在水里。

  在记者调查的南京和扬州8家荧光灯生产企业中,只有两家较规范地回收处理,5家都是有意把报废含汞灯管打碎的。而打碎荧光灯管,瞬时可使周围空气中的汞浓度超标上百倍,而人体一次吸入2.5克汞蒸气即可致死。

  商场:废荧光灯管哪里去了

  在南京中央商场,记者问正在擦拭垃圾桶的杨师傅:“商场里换下的旧日光灯、节能灯管是怎么处理的?”他说,送到一楼垃圾房。春节前换下一批,有上千支,是他一车车地送到垃圾房的。

  当晚,一辆卡车来到中央商场东边的垃圾房,准备装运垃圾。记者走近观察:门口一个坏灯笼边扔着4支长形日光灯管,墙角散放着七八支旧灯管。装运人员很快就把它们和其它垃圾一起铲入车厢。司机李师傅说:“今天废日光灯管不多,多的时候有几百根。商场两年装修一次,要换下大量日光灯管,都是运到垃圾填埋场的。”

  记者向南京汽轮电机集团公司、南京金陵造船厂等企业调查,这些企业对报废的荧光灯和金属卤灯管(也含汞)也都被当作一般垃圾扔掉了。

  南京有综合商场200多家、大中型企业3000多家,去年只有约40家单位把50余吨废荧光灯管交给宜兴苏南固废处理有限公司规范处理的。这个数量,相当于10个中央商场去年一年的报废量。保守估算,南京各商场、工厂一年有不少于150万支的废荧光灯管没有实行无害化处理。

  打碎日光灯管成为保洁员常做的事

  在南京四牌楼垃圾中转站,记者观察约1个小时,从7辆垃圾车中倒出20多根废日光灯管,它们都是在跟普通垃圾一起装入车厢时被机器压坏的。

  负责开启压缩垃圾机器的李为宁说:“上午4点到10点,垃圾里的日光灯管最多,有时一上午就有上百根到几百根。”这里转运的,主要是附近居民和商店、公司的日常生活垃圾。

  “其实,更多的废日光灯管是在清扫装运前就被打碎了。”多年在丹凤街、珠江路一带做保洁工作的吴贤松反映,商店、公司装修、广告牌更新,都会换下上千支旧灯管,扔在垃圾箱、垃圾车内与附近地上,环卫工只好来处理。

  居民家中大量的坏荧光灯管也没有回收。以每户1年报废1支计算,南京居民每年有不少于200万支荧光灯管扔进垃圾中。

  回收难题:亟须多方携手破解

  宜兴苏南固废处理有限公司,是华东地区唯一获得环保部颁发专门回收处理含汞废灯管许可证的企业,去年回收废灯管1007吨,其中95%是荧光灯生产企业的报废灯管,5%是企业换下的废灯管,社会上来的几乎为“0”;对我省部分市的回收情况是:无锡16吨多,镇江21吨,泰州0.9吨,常州、徐州、连云港等市还都是“0”。而据了解,长江三角洲一带每年产生含汞废灯管约10万吨,该公司的回收量仅为其百分之一。

  我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明确规定,产生固体废物的单位必须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制定减少危险废物产生量、危害性与处置措施的管理计划;对处置不符合国家规定的,由环保部门按有关规定代为处置,处置费由产生危险废物的单位承担;对发生严重污染环境的单位,政府部门可予以罚款、责令整改直至决定其停业与关闭。

  我省制定的《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条例》于去年1月起实行,其中作了更严格的时间限定。

  然而记者调查发现,很多企业都是存在着认识不清、没有执行的问题。在南京一装修公司当了7年副经理的王勇说,从来没有环保部门人员告诉他们要回收处理荧光灯管,公司里多年来为客户拆下大量的旧荧光灯管,都是当作一般垃圾处理的。至于荧光灯生产企业,虽与专门的固废处理企业签了回收协议,却从没有把报废灯管交去处理,这就更令人沉思了:有法不依,责任何在?

  另一方面,是居民使用的荧光灯管报废回收问题。省固废管理中心沈副主任介绍,因为这些社会上的报废灯管回收难度大,在2008年重新公布“危险固废名录”时又规定:家庭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废荧光灯管,可以不按危险废物管理;而如果把它们从生活垃圾中分类收集后,则要按危险废物管理,按危险废物进行处置。

  “应尽快制定荧光灯生产企业的回收制度,准许企业把回收处理费用计入产品价格,让生产者、销售者、使用者共同承担起维护环境的责任。”东南大学教授、电光源研究中心副主任吕家东认为,让生产商通过批发、零售渠道开展回收工作,在出售灯管时加收一定数额的回收押金,当使用者把用坏的灯管交到商店再购新灯管时,可少付一部分钱。生产企业可以在符合环保要求的前提下自己处置回收利用旧灯管,也可委托有资质的企业处置。对不愿做回收工作的企业,政府有权取消其生产许可证。

  吕教授建议,还应建立社会回收体系,成立以社区、物管部门为单元的回收网络,当市民、保洁员将废弃荧光灯管送交到回收点时,可领取一定数额的奖励券,凭它到商店购买照明产品时可抵充部分现金,而这项经费,可从政府收取的环保费里支出。

  陈道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