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江苏 > 新华名专栏 > 零度追踪 正文
不治乱评比,刷票毒瘤难除
新华报业网-新华日报  2010-12-31 07:42:29
         分享到: 更多


CFP供图


  从娱乐选秀到商业评比,从小学生选大队长到评先进人物,

  似乎哪里有网络投票,哪里就有刷票。

  铲除这个疯狂蔓延的毒瘤,守卫公平诚信,

  我们究竟是缺手段还是缺行动?

  “想投多少票?给够了(钱),让你的票数飙升第一!”岁末,各类评选风起云涌,刷票公司的广告频频现身评选活动网站上。从央视“2010年度感动中国人物”到“乐山市杰出人才评选”,在网上投票环节,都有候选人被指刷票作弊。

  “给1500元,半小时内涨10万张票”

  9月10日16点32分,离湖南卫视“快乐男声”决赛还有3小时。“钱打过来没?晚了,别的选手就追上去了。”趁记者回答的间隙,阳光投票公司经理罗贤诚刷新了一下淘宝订单记录,一旦得到肯定答复,他就让手下投手同时刷票。

  “不管差多少票,都能追上去!”罗经理边展示投票发送记录,边向记者打包票,“今年深圳评选30年杰出人物,也有人找我做,最后不就拿了第一?我有上万会员(投手),每人一分钟投100票,一天投几百万张不成问题!”

  如此多的投手从哪来?浙江成功投票公司经理李光说,他们多为兼职,以家庭妇女、下岗职工、大学生为主,他们人在各地,网上接单,网上干活,每人刷的票数在公司后台记账,每月按业绩付酬。

  “他们为名,我们为钱,各取所需嘛!”12月17日凌晨1点,南京投手王胖守在电脑前等任务。“代投一票赚一分,一天赚几十块钱,轻松得很!”两天前,他刚成为投票作弊网的会员。王小姐是深圳成功投票公司会员,她平时居家接待本地客户。“在电脑装上自动投票软件,设定票数,票数刷满了,电脑就自动关机,闭着眼都能投!”9月7日,在南京托乐嘉小区,这位家庭主妇告诉记者。

  海量的网络投票,需要无数投手,更离不开投票软件。“多数投票网站为防刷票,要求用户输入身份及验证码,一个独立的IP地址一天只能投一票。怎么办?”成功有约刷票公司李经理说,“把你要参选的网站网页发来,咱们量身定做投票软件,就能突破身份认证,更改本机IP地址。我帮你组织投手刷票,或者,你花3000元买走软件,自己找人帮忙。”

  一夜成名要砸多少钱买票?“前三4万元,前五3万元;想拿第一?6万元!”自称做过“感动中国”评选刷票的焦点投票蒲小姐说,花200元可买1万张票;若要包名次,费用按“投票难度”来定。阳光投票公司王小姐直言,有钱就能刷出足够的票,“花钱越多,排名越高!”

  “快男?你要谁上?给1500元钱,打到我的淘宝账户,半小时内涨十万票。做网络服务,很讲诚信的。”一鸣投票公司业务员李静向记者承诺。这些破坏社会诚信的刷票公司,都不忘标榜“诚信、安全、高效”。

  评比泛滥,养活500家刷票公司

  “有事网上说,钱从网上走账,有必要过来吗?”No.1投票网的客服“蓝天”一次次拒绝记者面谈的要求。记者前后联系20家刷票公司,全部谢绝上门。目前,国内刷票公司超过500家,所在地多在湖南、湖北、福建等省,它们借助网络“服务全国”。今年10月,循着网上提供的地址,记者实地寻访4家南京投票公司,发现地址全属伪造。看来,在他们心中,刷票仍是见不得光的“地下产业”。

  这些潜伏于网络世界的刷票公司,涂改的远不止门牌号,当它们把投票变成买票时,所谓的“网络民意”变成十足的欺骗。对于高度产业化的刷票公司来说,所有跟评选有关的事,从过程到结果都可“按需定做”。12月13日,一听记者想策划一场“长三角十大楼盘评选”,受访的十家刷票公司纷纷热乎起来。

  “你出1800元,我三天帮你建好评比网站。想让谁当选,谁排第几,再给500元,就按你给的名单,做出投票结果。网站是我做的,谁得多少票,还不靠我说?”阳光投票经理王浩明直言,这类活动就是参选方花钱买名次,“我帮政府部门做过,按他们内定结果,从网站设计到组织‘投票’一包到底。”晨星网络徐经理则实话实说:由刷票公司运作的网上评比,压根就没有投票的人,只要每天在后台更改票数,所谓组织投手刷票,都是忽悠人的,“哪个网民能‘跑’进后台看住我?”

  “最近闲不下来,单子接得手都软了!”让王浩明们如此忙碌的,是愈演愈烈的“评选热”。12月18日,在阳光投票公司网页“业务项目单”上,记者看到一连串的评比:“吉林省房地产口碑榜评选”、“中山市十杰市民评选”、“恩施州十佳爱民好警察”、“2010年全国百所中学名校网站评选”、“九江十大杰出青年评选”……“今年各地评了20次‘十佳警察’,30多次‘教育先进’!”一位网友如此感慨。

  其实,泛滥的评选绝不止于评先进,它已渗入各行各业。昨天评人物,今天评城市,明天评企业,后天评景点,总之是把能评的都评了个遍。光是“最××城市”就评出十几种。这些评比的主办者,从政府机构到行业协会,从商业网站到各色企业,不少借评选生财,有的干脆卖排名。业内人士透露,评比滥了,“排名”自然贬值,像“中国最××乡镇”只需5万元就能弄到。为“扩大公众参与”,这些评选纷纷设置网络投票,创造了巨大的买票需求,成为刷票产业疯狂滋长的土壤。

  不查清真相追究责任,就是纵容作弊

  网络投票一次次陷入刷票质疑,那么,又有几次质疑最终真相大白?

  “疯了疯了,不到十分钟,×××的票数又增加了近千票,这个世界太疯狂!”

  “今天晚上大概7点到7点半间,××、××疯狂涨了3000多票。如果说他们没有作弊,而是几千人一起给投出来的,你信么?!”

  ……

  去年12月中下旬,由丰县多个部门主办的“巾帼十杰”评选进行网络投票,在当地的论坛上,陆续出现这些帖子,质疑部分候选人存在刷票行为。

  相关部门很快发布声明,称通过查看投票系统后台投票人的IP地址,并作初步分析,断定个别选手委托代理投票的问题确实存在。主办单位提醒候选人不要刷票,不要跟投票公司联系。当月下旬,记者在丰县信息中心的投票监控数据库上看到,投票来源不仅在本地,有很多来自徐州市区及浙江、广东等地。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为防止刷票,特地规定每个IP地址每天最多允许投10票,投票每次必须选择5-10名候选人,并要输入验证码,以增加刷票成本,但在投票中仍出现异常现象。他认为,在丰县这个圈子,一小时增加几十票很正常,倘若一小时增加几百票,特别是后半夜,那就不正常了。而被指涉嫌刷票的候选人中,有两位明确否认买票,表示很委屈。由于选手得票超过40万,在后台投票记录超过8万个,分析如此庞大的数据,没有公安部门参与,认定作弊人存在难度,主办方最终调整评选机制,将网络投票所占权重从10%调到5%,刷票风波得以平息。

  在近年曝出的刷票风波中,主办方做出回应,进行相应处理的,除了丰县,记者很难找到第二家。

  今年12月,央视“2010年度感动中国人物”评选刚启动,有网民称,宜春多家高校接到“市委宣传部通知”,要求组织学生给本地入选者投票,几位候选人选票因此“井喷”;

  11月,杭州拱宸桥小学推选大队委引发“刷票大战”。两天半内,25位候选人得票均超过学生总数,“冠军”票数超过近70倍;

  9月,“乐山市杰出人才评选”被曝刷票作弊,十天内,20位候选人总得票逾2500万,而乐山总人口仅350万。

  ……

  记者注意到,在39万条“刷票丑闻”的相关报道中,评选主办者做出回应的寥寥无几,即便回应,也就承认“有选手收到刷票推销短信”,但“从投票后台看并无异常”。良翰律师事务所梅世杰指出,对评选中曝出的刷票质疑,主办者有责任查清真相,做出处理,并及时向社会公布,怠于承担责任,就是纵容刷票作弊。

  治理乱评比,必须动真格

  把投票变成刷票,用钱买来“排名”,给市场竞争带来混乱,向公众发出错误信号,造成评价系统紊乱,加剧社会信任危机。刷票愈演愈烈,根子在对评比泛滥治理不力。

  “评比机构鱼龙混杂,毫无准入门槛可言,谁都能搞评选,谁都能发布评选结果,这样的评选有多大公信力?”北京工商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洪涛说,在监督机制缺位的情况下,将网络得票纳入评比得分,甚至由其决定排名,这个评价体系不科学,很难体现真实民意。

  不治乱评比,难除刷票毒瘤。早在1996年,中办、国办就曾联合下发,要求严格控制评比活动,禁止面向企业搞评比、评先、评奖、评优等活动。近年来,国务院及相关部门多次强调,坚决制止乱评比、乱排序,针对企业的评比须经主管部门审核,报国务院审批。最近,中央再次明确,面向地方及企业的评比,只有中央及省拥有审批权。至于娱乐选秀节目,广电总局也规定,不允许搞短信投票、网络投票等场外投票。而如今“满天飞”的评比,又有哪个经过如此高规格的审批?专家认为,治理乱评比,不缺依据,不缺手段,关键是要出实招。要规范评比准入,对未经批准的评比,必须果断叫停;尽快制定立法,惩处违规办评比,查处刷票、买票行为,建立由多个部门参与的监管体系,拓宽公众举报渠道。省社科院副研究员张春龙说,把评选全程置于阳光下,就能制约刷票对民意的干扰。

  对于网络投票,无需简单封杀,只要有效遏制刷票,网络完全能够广泛集纳真实表达民意。梅世杰指出,虽无法律明文禁止刷票,但能视为评选活动合同上的“欺诈”,参选者可以“知情权被损害”为由,向主办方投诉,或向法院申请评选结果无效;评选主办方也可主动撤销评选结果,追究作弊者违约责任。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孙国祥则认为,刷票一旦抹上商业色彩,就违反了“鼓励和保护公平竞争”的法律规定,公安机关可按非法经营罪进行查处,追究刷票公司刑事责任。工商部门有关人士表示,对明显违背市场规则的刷票公司应坚决取缔,事实上,没有一家刷票公司能在工商局登记注册。那么,对无照经营,而且是经营“作弊”的刷票公司,又有哪个部门出手查处了?采访中,有的部门表示刷票公司藏身网络,所在地多在外地,调查取证难;有的部门连“刷票”都没听过,对记者举报没兴趣受理。

  如果对网络“违规地带”继续熟视无睹,如果治理乱评比惩处刷票继续不动真格,公平竞争将备受戕害,网络民主将备受玷污,那些网上选出的“先进”、“最佳”、“十大”之类光环终将一文不值。  本报记者  郑其婷 孙 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