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南通 泰州 扬州 盐城 宿迁 淮安 连云港 徐州 高新区
您当前的位置 :江苏 > 人文 > 人文南京 正文
“金陵十二钗”的南京情结
新华报业网-南京晨报   2009-03-09 09:25:29   [发表评论]

  新华报业网讯   “金陵十二钗”是南京“十大城市名片”之一。(2006年2月,南京市旅游局和《南京晨报》主办的南京“城市名片”评选活动中,“金陵十二钗”与明城墙、龙盘虎踞、云锦、总统府、中山陵、夫子庙等等,被市民和专家评选为南京“十大城市名片)因此,探究和发掘“金陵十二钗”的人文内涵,亮出这一具有深厚南京文化底蕴的城市名片,对创建文化强省省会城市———南京具有一定的意义和作用。值此“三八妇女节”之际,特撰此文,以走进这些南京籍红楼女儿们跌宕、激越、幽怨、哀婉的精神世界。

  误嫁中山狼的南京“二木头”贾迎春

  贾府四春之二———贾迎春,是贾赦之女,庶出。贾赦是贾代善与贾母的长子,袭荣国公世职。

  第六十五回中,贾琏的小厮兴儿向尤氏姐妹介绍贾府的情况,提到贾迎春时说:“二姑娘的诨名是‘二木头’,戳一针也不知嗳哟”。这“嗳哟”是常出现在南京女娃嘴边的语气助词,南京还有一句俗话叫做“初一戳一针,十五才出血”说的就是类似被称做“二木头”的贾迎春。

  迎春在四姐妹中,文才平平,她没有志向,更缺少人生的激情,却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自卑感”,她从小失去生母,失去母爱,也没有父兄之爱,读《太上感应篇》是她生活中唯一的一剂良药,除了同大观园的姐妹们参加集体活动外,她的生活是十分落寞的。

  第七十九回中,贾赦将迎春许与孙家。第一百零九回中,贾母病重,传来迎春被孙绍祖“揉搓以致身亡”噩耗,贾母悲痛万分,叹道:“我三个孙女儿,一个享尽福死了,三丫头远嫁不得见面,迎丫头虽苦或者熬出来,不打量她年轻轻儿就死了。”在曹雪芹的笔下,正是封建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导致了贾迎春误嫁中山狼,而被‘揉搓以致身亡”,此正对应贾府元、迎、探、惜四春的“原应叹息。”

  巧姐之名来自南京取名民俗

  “金陵十二钗”之十一的巧姐,是王熙凤与贾琏的女儿。相比,巧姐的形象单薄,但她在《红楼梦》中是贾家一个第五世草字辈一代的符号。她同贾蓉、秦可卿、贾兰为同辈分的人,曹雪芹之所以把巧姐列入金陵十二钗,是准备浓墨重塑的一个人物,从第四十二回中有关巧姐起名的缘由,就可以看出曹雪芹的匠心独具———凤姐道:“我这大姐儿(巧姐的乳名)时常有病,也不知是个什么缘故”?刘姥姥道:“过于尊贵了,也禁不起,以后姑奶奶少疼她些就好了。”凤姐道:“这也有理,你就给她起个名字。一则借借你的寿,二则你们是庄稼人,不怕你恼,到底贫苦些,你贫苦人起的名字,只怕压的住她。”刘姥姥笑道:“不知她几时生的?”凤姐道:“正是生日的日子不好呢,可巧是七月初七日。”刘姥姥忙笑道:“这个正好,就叫她巧哥儿。这叫做以毒攻毒,以火攻火的法子。姑奶奶要依我这名字,她必长命百岁。日后长大了各人成家立业,或一时有不遂心的事必然是遇难成祥,逢凶化吉,都从这‘巧’字上来。”

  南京民间俗有娃娃起名起一个能压得住命的习俗,如“二锁、二狗、铁蛋、大栓、柱子”等其意义都是压得住,长命百岁的意思,可见,曹雪芹对南京民俗的熟稔。

  上头一脸笑,底下使绊子的南京辣子王熙凤

  王熙凤是金陵四大家族之一王家的后裔,她的祖父是外务官,叔父王子腾原为京营节度使,后升为九省统制,奉旨出都查边又升为九省都检点,乃至宫内阁大学士。根据“护官符”注,王家是都太尉统制县伯王公之后。王家为武将根底,在这种将门遗风的环境中,王熙凤自幼养成了“杀伐决断”的性格。她在铁槛寺曾对老尼说:“我从来不信什么阴司地狱报应的,凭是什么事。我说要行就行。”这就是她的性格,她的权威。这位被贾母称做“南京辣子”的内当家,是荣国府贾赦之子贾琏的太太。第六回,周瑞家的向刘姥姥介绍凤姐时说:“这位凤姑娘年纪虽小,行事却比世人都大呢。少说有一万个心眼子,要赌口齿,十个会说话的男人也说她不过。”兴儿向尤二姐介绍凤姐,说她“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一脸笑,脚底下就使绊子,明是一把火,暗是一把刀,都全占了。”王熙凤在男权社会的贵族大家庭中做主管,这本身就是件十分不容易的事儿,这上下四百余口人的大家族中,凤姐在极其复杂的人际关系和尖锐激烈的矛盾冲突中,抓住权柄,主持家政,她必须能够察言观色,见风使舵,多方巴结、奉承像贾母这样的权威的老祖宗,以博得她的赏识和支持,使自己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难怪,在贾母这位大观园里的最高权威弥留之际,拉着凤姐的手说:“我的儿啊,你是太聪明了,将来要修修福罢!”不修修福,会怎么样,不言而喻。

  最具名士风范的是南京“大舌头”史湘云

  史湘云是忠靖侯史鼎的侄女、贾母的侄孙女,也是四大家族史氏的后裔,她自幼父母双亡,她的童年依靠狠心的婶母生活,虽然她出生侯门,作为小姐的她“在家里一点做不得主”,其生活状况还赶不上贾府的一个上等丫头,但一到贾府大观园她便如鱼得水,恢复了她那天真活泼、无拘无束天性,这便是从小无人管束使然,在大观园里,大家都喜欢史湘云这个“话袋子”。在曹雪芹的笔下,她有点“饶舌”,把“二哥哥”喊成“爱哥哥”。南京人把“饶舌”,称为“大舌头”。在史湘云身上,曹雪芹较多地注入南京人文精神的内涵。那就是她既不倨傲,也不谦恭,更不瞻前顾后,一切率情任性,有一种传统的古道热肠。

  第六十二回中,为宝玉做生日,大观园里众姐妹聚会,湘云与宝玉吃酒划拳、行酒令。湘云“拣了一块鸭肉呷口,忽见碗内半个鸭头(这即是南京的传统菜,红烧鸭块)遂拣来吃鸭脑子”。便举着筷子说道:“这鸭头不是那丫头,头上那讨桂花油。”说得众姑娘笑得前仰后合……可以说在众多南京籍红楼儿女中,最具名士风范的是史湘云。  作者:樊斌

 
  相关新闻:
  
 
六合农民画,一曲田园牧歌
六合农民画,一曲田园牧歌
可怜一片桃花土
可怜一片桃花土
独特民俗留住了高淳古戏台
独特民俗留住了高淳古戏台
黄胄还驴债
黄胄还驴债
小媳妇烧火做饭
小媳妇烧火做饭
本报简介| 集团导航|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联系我们|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版权所有:新华报业网
技术支持:江苏新华报业网
  新华日报报业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