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 苏州 无锡 常州 镇江 南通 泰州 扬州 盐城 宿迁 淮安 连云港 徐州 高新区
您当前的位置 :江苏 > 人文 > 人文南京 正文
李香君——“秦淮八艳”里的硬骨头
新华报业网-南京晨报   2009-03-06 08:23:01   [发表评论]

 

  歌罢杨柳楼心月,舞低桃花扇底风。这可以说是旧时青楼的一种写照。照常理,在那些暖暖软软的香风中,只有笑脸迎人的谄媚,但是明末清初秦淮河畔的媚香楼却愣是出了一个“异类”———李香君。昨天,记者再次来到了秦淮河畔的李香君旧居,其馆长傅邦华先生对这个铮铮傲骨的女子大为赞赏,他认为李香君不光是南京人的骄傲,也是全国的一个楷模,她的忠贞和爱国情怀对后世产生极大的影响,是影响中国历史的少数女性之一。

  从秦淮河畔媚香楼里走出

  “在秦淮八艳中,不论是样貌还是才气,李香君都排不到首位,但是她却高居秦淮八艳榜首。在街头随便找个市民问问秦淮八艳,大家可能说不全,但是李香君却是众人熟知的。”傅邦华馆长表示,李香君之所以如此声名远播,主要还是她对爱情的忠贞以及高尚的爱国情操。据傅邦华先生介绍,关于李香君的故事,大家一般还是从她和侯方域相识开始说起,从那时起,李香君的铮铮铁骨就展现了出来。李香君又名李香,是秦淮河畔媚香楼里的名妓,又是一个诗书琴画歌舞样样精通的角儿。因为养母李贞丽仗义豪爽又知风雅,所以媚香楼的客人多半是些文人雅士和正直忠耿之臣。第一次见到侯方域并一见倾心时,李香君刚16岁。

  “当时,像李香君这样一位名妓,在成年时要有个梳拢的仪式,就是挑一个有身份的人举行婚礼,李香君和侯方域的关系也因此更亲密了一层。但是这中间还出现了一个小插曲,李香君的气节由此可见。”据悉,梳拢必须邀请大批有头有脸的风流雅士,还要付一笔丰厚的礼金给鸨母,可惜侯方域没有银子,无能为力。友人杨龙友雪中送炭,给了他大量的资助。但是,那笔钱并不是杨龙友的,而是阮大铖赠送给侯方域的一个人情,想拉拢侯方域入僚。阮大铖本是明末了不起的戏曲家和文学家,人品却十分低下。侯方域尚在犹豫,但是李香君发飙了,劈手就把头上的发簪脱下来了,骂醒了侯方域。她变卖了首饰,四下借钱,总算凑够了数,把钱扔还给了阮大铖。

  在南京等候侯方域忠贞不渝

  李香君的这个举动也因此得罪了阮大铖。时局果然很快就发生了变化,李自成攻破北京,崇祯皇帝自缢殉国,福王朱由崧在一帮旧臣拥护下,在南京建立了弘光新皇朝,马士英成了执政大臣,随即起用阮大铖为兵部侍郎,继而又升为兵部尚书。大权在握,阮大铖得意至极,马上着手清除异己,陈贞慧、吴应箕等转眼被捕下狱。侯方域得知消息后,知道黑手很快就会伸向自己,于是被迫开始逃亡,渡江北上,投奔到正督师扬州的史可法麾下。自侯去后,李香君征得李大娘的同意,洗尽铅华,闭门谢客,天天凝视着那把定情的绢扇。明确表示要一心等候公子归来,有许多猎奇好艳的达官显贵偏偏不肯死心,纷纷上门打她的主意,无奈此女吃了秤砣铁了心,以坚决的态度予以回绝,客人们只好望楼兴叹。但是此时的阮大铖却一心为恶,在他的怂恿之下,弘光皇朝的大红人田仰吹吹打打地来迎娶李香君做妾了。李香君一口拒绝了,田仰还要坚持,她干脆一头撞在栏杆上,血溅桃花扇。娶亲的人见闹出了人命案,只好灰溜溜地抬着花轿溜回去了。这个一直被李香君当作至宝收藏的扇子,就是当年侯方域所送的定情之物。

  衣冠冢在栖霞山,可能葬在商丘

  关于李香君有三种结局:一种是终于在苏州与侯方域重逢了,被一个老头当头棒喝,两人拔剑四顾心茫然,看破尘缘,只好出家了事。一种是李香君顺利嫁给侯方域为妾,侯方域变节南下,李香君则在侯府里被人赶了出来,寂寥而死。第三种则是两个人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着,李香君就留下一柄桃花扇恹恹地死去。临去之前留下一句话:“公子当为大明守节,勿事异族,妾于九泉之下铭记公子厚爱。”对于这些说法,傅邦华馆长也有自己的看法,“近几年来,我们对这些情况进行多次研究,也到河南商丘一带去考察和寻访过。从我们掌握的情况来看,李香君是跟随侯方域回到老家成亲的,并最后葬在当地。”据悉,李香君从南明皇朝宫中逃脱后,曾经躲进栖霞山葆真庵,与昔日秦淮姐妹卞玉京相伴为尼,现在栖霞山还有一处桃花涧留有李香君的衣冠冢。

  李香君故居至今保留300年前风貌

  目前,南京还保留着“李香君故居陈列馆”,位于夫子庙的钞库街,这是一座清代民间河厅河房建筑。踏入李香君卧室、书房、客厅、琴房,只见绣衾尚存,铜手炉、铜脚炉、铜手镜依然置于原处。据傅邦华馆长介绍,这些房间依然保留300年前的风貌,里面的摆设也都是当年的情形。“书房很值得参观,当年田仰强娶香君做妾,香君誓死不从,就在书房内以头撞柱,血溅诗扇,演绎了一出《桃花扇》的悲剧。”傅邦华馆长表示,现在许多的史学家都肯定了李香君对中国历史的影响,“虽然不是直接推动历史的沿革,但是李香君所表现出来的民族气节,打动许多人,影响了后代,她已经成为一个典范。所以大家把她称为秦淮八艳之首,而且许多史学家都把她列为改变中国历史的极少数女性之一。”

  作者:刘磊

 
  相关新闻:
  
 
六合农民画,一曲田园牧歌
六合农民画,一曲田园牧歌
可怜一片桃花土
可怜一片桃花土
独特民俗留住了高淳古戏台
独特民俗留住了高淳古戏台
黄胄还驴债
黄胄还驴债
小媳妇烧火做饭
小媳妇烧火做饭
本报简介| 集团导航|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联系我们|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版权所有:新华报业网
技术支持:江苏新华报业网
  新华日报报业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