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怒局长”涵养哪去了
就网上热传的“谁不听话就处理谁,把你揍个半死再起诉你”的“暴怒局长”一事,当事人河北省正定县现代服务园区市场管理局局长褚相国日前回应称,录音内容系他在训斥一位犯了错误的下属时所说。

身为局长,动辄情绪失控,满嘴脏话,思维行为方式与社会上的“小混混”没二样。这样的干部,涵养哪里去了?又是怎么被安排到领导岗位上去的?个别干部手握权力后,目中无人,蛮横霸道,却常常被视为有魄力敢负责,这种“魄力观”实在该改改了。

文/刘庆传图/王成喜

·打个盹儿,咋把饭碗搞丢了

一名工作18年的老员工,因连上夜班后在上班时间“打盹五分钟”而被解除劳动合同。最近,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一家汽车零部件公司的员工张勇(化名)提起仲裁和诉讼,法院最终认定用人单位解除行为属于违法,赔偿员工13.77万元。

作为企业,严格管理无可非议,但严格的前提是科学合理且符合法律法规的要求,必须保障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如果员工打个盹就要辞退,这样的规定多了,岂不是想辞退谁就辞退谁,员工权益又何来保障?文/刘庆传图/张永文

     刘庆传

  新华日报评论部记者,2002年从南京师大新传院硕士毕业后到新华日报工作至今。作品曾获江苏省报纸好新闻一等奖、二等奖。

 寄语

  当社会哭泣时,不让大家哭得太伤心;

  当社会笑时,不让大家笑得太狂妄。

 漫说快评
 电子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