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让“广场舞大妈” 成了贬义词

18日媒体报道:位于苏州虎丘景区内的万景山庄盆景园与西溪环翠广场上,每天都会上演广场舞及大合唱表演。景区方面认为这有点刺耳,在数次劝阻无效后,祭出了撒手锏:用高音喇叭,播放“文明公约”,以此和广场舞音乐“对抗”。

利用闲暇时间跳跳舞,本来是有益健康、愉悦身心的好事,组织得好,还是城市一道风景线。可一些广场舞跳得不守规矩,不是噪音震天影响他人休息,就是蛮横地占用场地,以至于让城市感到“闹心”。甚至一提到“广场舞大妈”,很多人就一脸鄙夷。要让“广场舞大妈”不成为贬义词,跳舞时还要讲公德、守规矩,多为他人考虑。文/刘庆传图/曹一

·“开门费”该不该

13日媒体报道,成都一小区对晚归居民收取1-3元不等的开门费,小区门卫认为,这收的是“辛苦费”,居民则认为自己交的小区管理费就包括门卫费,为何回家稍微晚点还要另外交费?

已经交过小区管理费,回家晚了还要交“开门费”,这明显是重复收费、乱收费。一些老小区规模小,正规物管公司不愿接手,管理费一旦高一些,居民又不接受,由此产生各种矛盾。解决收取“开门费”问题,规范收费是治标之策,引进管理规范、高效的物管公司,恐怕是根本出路之一。文/刘庆传 图/沉石

     刘庆传

  新华日报评论部记者,2002年从南京师大新传院硕士毕业后到新华日报工作至今。作品曾获江苏省报纸好新闻一等奖、二等奖。

 寄语

  当社会哭泣时,不让大家哭得太伤心;

  当社会笑时,不让大家笑得太狂妄。

 漫说快评
 电子邮箱